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Destiny In Her Hands 断掌的女人

 
《断掌的女人》故事大纲

金玉一出生便已经注定有不平凡的一生,在母亲秀枝临盆的时候,家中发生火灾,屋子付之一炬,而父亲锦华却又因为逃避赌债而跑路,秀枝只得在戏棚下把金玉生 出来,谁知却看到金玉拥有一双断掌,秀枝再听旁人说断掌的女孩一生是灾星命,又因为已无家可归,秀枝打算放弃这个女儿,后来戏班的花旦金玉兰听到,便叫秀 枝留住女儿,更说女人的命运已经苦,天生断掌的女人命运更苦,金玉兰给了秀枝一些钱,着她好好照顾女婴,更说以后这个女孩可能才是最疼秀枝的一个。

秀枝最后接受了金玉兰的忠告,又和锦华会合,二人重建家园,在金玉后面生了三个弟弟金良、金丰和金广,和最小一个妹妹银玉,但是金玉有一双断掌的原 故,竟被秀枝和锦华认为都因为她命硬令家里如此穷困,是家里的克星,从小就得不到疼爱。而且锦华嗜赌,造成秀枝对家庭的不满,父妻俩常常为了家里经济吵闹 不休,在这种永无宁日的日子里,金玉只能躲进她的小说和粤剧世界里,用文字和幻想去麻醉自己平淡而扰攘的生活。因为家境,金玉念到初中便辍学了,只能到工 厂打工赚取微薄的收入,而且把大部份收入都交到母亲手中,又加上秀枝还有十分重男轻女的观念,所以金玉这个大女儿只能成为父母的出气筒,一不高兴金玉便听 收音机的粤曲节目,常沉醉在那男欢女爱的剧情当中,偏偏父母都不让她听戏,只有无穷的家务和父母的责骂声中,慢慢磨掉了金玉的青春。

在这种日子里,唯一带给金玉安慰乃是隔壁的男孩—文启彬,他和金玉青梅竹马,更在念私范学院,在金玉来说真是一个充满幸福的梦想,更幻想着有一天二 人可以组织一个温馨的小家庭,可是工厂里的一个技工—王德成却看上了金玉,对她展开追求,金玉曾几次拒绝德成的追求,谁知道德成却找到机会,乘机向金玉家 人大献殷勤。
首先金玉的弟弟金丰在外闯了祸,得罪了一些黑社会,一家人都不知道怎么算?德成竟出头为金丰解决了问题,一下又变了金玉家的恩人。后来金玉父亲因为 向德成借了钱,被人追债,德成便乘机向他提亲,然后替锦华还债,锦华无奈答应了,金玉知道后便相约启彬私奔,希望可以和深爱的人在一起,谁知启彬顾累到金 玉的前途,反把秀枝和锦华带去抓回金玉,金玉伤心之余才决定下嫁德成,却不知道才是凄惨命运的开始。
而且锦华告诉了金玉真相,金玉才知道父亲为了赌债把自己出卖,伤心之外只有无可奈何。金玉的委屈却得不到家人的谅解,反而秀枝骂她不顾亲情,早早便 结婚而弃家里不顾,和她的烂赌父亲一样不负责任,她的痛恨现在又放诸在金玉身上,更对金玉说婚后你就别回来娘家,娘家的门是不会为她打开的。

金玉带着满腹的辛酸下嫁德成,思想保守的她只希望和德成能好好经营自己的家,也希望从一而终,做个贤妻良母,但婆婆秋莲和阿姨秋菊一直视金玉为眼中 钉,因为在婚礼中和秀枝闹得很不愉快,而秋莲又因为丈夫志龙把大老婆翠芳带来婚宴,令秋莲大大出丑,也成为秀枝的笑柄,所以对金玉一家怀恨在心,而秋菊则 是被金玉看到勾搭小情人,而开始对金玉诸多不满,还好家中有德成疼自己,金玉还是有一丝希望。

婚后二人也努力工作,金玉只希望可以早日买到一所属于自己和德成的房子,有一个真真正正的家,可是心高气傲的德成不满管工的约束,竟然辞职不干,更 把金玉也拉走了不让她留下来,德成更计划要开一所修车厂要自己当老板,为了完成德成的心愿,金玉问好友阿琴借了一笔钱,更顶了几分会银,终于让德成实现梦 想,可是这时金玉却发现有了身孕,为了不加重家里负担,金玉偷偷瞒着家人去把孩子打掉,谁知被秋菊看到而告发金玉,更因而惹来秋莲的不满,德成也怪金玉自 作主张而夫妻不和,金玉和德成的心病由此展开了。

这时金良又向金玉要一笔钱,原来他一心向舅父阿凡顶了他的茶水档,更可以和表妹丽娟早日成婚,金玉便设方想法的为金良筹钱,谁知让德成和秋莲他们知 道,不但把金良到手了的钱抢回来,更怪金玉把弟弟看得比肚里的孩子更重要,金良责怪金玉让他空欢喜一场,自此姐弟俩便如陌路人一样。而德成方面也对金玉生 了隙嫌,更和一帮猪朋狗友开始惹游。其实德成这份人本来就有点好大喜功,而且因为文化程度不高,容易受人唆摆,又爱做大哥,出来吃喝他都爱买单,结果弄得 车厂的支出比收入还多,后来更因为德成替一个朋友阿鬼作担保人,对方不但没还债还一走了之,大耳窿便转向德成追债,车厂差点要倒闭,金玉唯有自己收拾这个 烂摊子,欲向娘家借钱,但饱受母亲的白眼,还有弟妹都不见人了,金良更对金玉说出一些凉薄的话,金玉黯然离开家里。

金玉最后向以前的工友借了她几千块钱,终于解决了车厂的困难,而金玉也决定到车厂管账,不能让同样的事情发生,但德成却觉得大大没面子了。这时却发 生了一件极严重的事,金玉的弟弟金丰入了车厂帮忙,本来金玉不太赞成,但德成却一意孤行,谁知金丰竟偷了客人的车子去玩,又和别人争执令车子损毁严重,金 丰还不知悔改,找人去对付那人,结果却做成一场意外,金玉和德成赶到,看见金丰伤了别人,金丰最后逃走。
警方到场只看见德成和伤者在一起,终于把德成拘捕了,德成一直说乃丰所为,叫金玉一定要救自己,最后金玉向金广求助,也终于令金丰绳之于法,但是秀 枝却怪金玉竟然狠心出卖自己弟弟,母女之间的仇恨变得更加激烈,金丰更对姐姐恨之入骨。德成出狱后,态度稍为改善,谁知金玉却发现染了性病,而且又有了身 孕,德成只说在牢里染的脏病,自己没有对不起金玉,但金玉担心这性病会影响儿子的发育,再次打起了堕胎的念头。

但是秋莲知道后极力阻止,因为一直希望可以早日抱一个男孙,便可以在志龙和大老婆面前吐气扬眉了,为了令金玉回心转意,秋莲决定斥资给金玉和德成买 一所单层排屋,让金玉完成了买房子的梦想。虽然只是一间平价的单层排屋,金玉仍然小心的布置着这个小蜗居,这是她的家她的梦,纵然丈夫已经同床异梦,但金 玉还是努力地经营着,而且终于顺利为王家诞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婴—杰明,满以为生活可以安静下来,可是家人的麻烦还是接踵而来,让金玉透不过气。
首先,银玉不满秀枝重男轻女,又知道只会供金广读大学,一气之下要搬来和金玉同住,金玉平常最疼便是这个妹妹,终于答应,更劝勉她要努力自立,半供 半读也可以念完大学出人投地,可是德成却是死性不改,看准银玉偷他钱的时候,要胁银玉向自己就范。而另一边锦华因为收字爆厂,被人追收奨金,金玉只得挪用 车厂的钱,结果又为德成所不谅,最后撞破德成欲向银玉非礼,结果德成老羞成恼,把金玉二人赶走。

金玉无处容身只得回娘家暂住,本来秀枝还气金玉把金丰送进监狱,谁知看到秋莲来要抢回男孙,结果双方吵起来,秀枝硬把金玉留下来,但要她交租给自 己,金玉无奈到金良的茶档帮忙卖炒贵刁,金良夫妇把她视作眼中钉,德成得到消息后,硬硬去抢回儿子,因而让金玉认识到副刊编缉潘丽华,,丽华对金玉十分同 情,更说以后会帮金玉。
金玉没有了儿子之后,心情极不好受,更一时想不开欲要跳楼自杀,丽华对金玉十分同情,收留她回自己居处,二人结为好友,也让金玉知道独身女性也可以 有自己的天空,丽华更鼓励金玉投稿以抒发自己的情绪。就这样金玉竟开始了她的写作生涯,而家里秋莲和德成根本不会照顾杰明,一次杰明发烧得很利害,德成只 求了神茶给杰明喝,终于令杰明病情更严重,终致脑膜炎成为弱智,秋莲才知后悔,急急把金玉找回来。

金玉为了儿子,终于还是回到王家,德成也假装会修心养性,让金玉不要多想,最后秋莲更表示不想再连累金玉了,自己再回到美国打工,金玉也专心一意的 照顾杰明,和努力写作,更因为丽华介绍,开始了写广播剧的日子,就这样过了四年,当金玉以为一切平定下来时,谁知却发生烟花厂大爆炸,更殃及了金玉所住的 单层排屋,德成竟趁此机会乘机把杰明遗弃,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这个弱智儿子。

但是金玉知道后却不肯放弃,更表示一定要找回杰明,德成终于为金玉的毅力所感动,二人努力去寻找儿子,谁知杰明竟落在乞丐集团的手里,更打算打断杰 明的一条腿来吸引别人的同情,幸好金玉收到消息,和德成去抢救孩子,终于救得杰明逃出虎口,一家人团聚,也令金玉发誓不能再让杰明受到伤害。

而银玉这时也认识了一个青年人周国栋,对方的家势和背景都是一个十分理想的对象,银玉更是千方百计从同事手里把国栋抢过来,所以银玉更担心对方不能 接受自己的家境,只有在国栋面前说自己是来自东马的富家女,希望可以脱离自己不堪的家庭,但原来国栋和金玉是相识的,金玉知道二人交往后,劝银玉不要再瞒 骗国栋了,免得以后更难圆谎,但是银玉没有听从金玉的劝告,终至自己的谎言被拆穿,国栋不能原谅银玉而和她分手,银玉对姐姐更是痛恨。
而金玉也为了保障自己和孩子的生活,认识了从香港来的编剧杨国雄,更打算跟随对方学习写电视剧本,但是雄哥却认为金玉是为了钱而去学写剧本,觉得金 玉非对写剧本有兴趣,但后来金玉锲而不舍的精神,终于打动了雄哥,也发觉了金玉有非一般的天份,二人更成为好朋友,最后雄哥更不自觉被金玉的贤淑所吸引, 只是知道金玉太专注于家庭,自己根本没有可能夺得芳心,故把爱意一直埋在心底。

就这样金玉努力地写,也渐渐把稿费一点一滴的积下来,当然她还是替车厂的收入把关,绝对不让德成把辛苦的血汗钱乱花。因为她要为两个孩子的教育作出准备, 但金玉的努力也得不到德成的欣赏,更说她生了这样一个白痴儿子,她自己要负全责,反而更宠爱女儿珊珊,更说珊珊一出生便给自己带来幸运,是自己的福星,而 珊珊一来妒忌母亲对弟弟的爱护,又加上父亲的娇纵,成为金玉生命中的死对头。

这样在风风雨雨中生活继续维持着,金玉一直努力的教导儿子独立及照顾自己,更让他去上特殊学校,在金玉的坚持和细心教导下,杰明终于可以自己上特殊 学校,让金玉也松一口气。这时金丰也出狱了,金玉把他留在车厂帮忙,德成显得很不自在,更表示金丰只会给他们惹麻烦,后来金玉遇到当日金丰的一个朋友,因 为对方知道当时的真相,更说出德成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金玉恍然知道德成为什么会这样对金丰。

为了这件事,金玉回家向德成求证,但是德成由否认到承认到后来乞求金玉,希望她以家庭为重,不要告发自己,但金玉却过不了自己良心一关,准备去向警 方说出一切时,德成带着两个孩子来求情,杰明跑出马路差点被车撞倒,幸为德成所救,也因为这样金玉更不知该如何是好,后来回到车厂又见金丰故态复萌偷客人 的钱,金玉终于把真相隐瞒了。

而金良和丽娟夫妇看到金玉和秀枝的关系日渐和好,更因为知道有发展商要收购老屋的地皮,二人担心金玉捷足先登从母亲手里抢了屋契,便千方百计离间金 玉和秀枝,后来丽娟更诈作被金玉害得流产,让秀枝再次叫金玉疏远家里,好让家里平安。谁知却中了金良夫妇的奸计,最后二人骗了地契更卖了给发展商,秀枝一 家人被赶出来,唯有金玉把二人收留。

而金广在工作中认识了老板女儿胡慧英,二人发展成情侣关系,但是因为慧英年纪比金广大,所以慧英一直避忌,后来金广表明对慧英的态度,二人的情侣关 系才公开,及后二人谈婚论嫁时,慧英的父亲要求金广入赘胡家,为此秀枝又不肯妥协,因为她一直视金广为自己最杰出的儿子,入赘胡家之后,她连孙儿都不可以 拥有,但后经金玉劝解,秀枝才肯到金广的婚礼现场,给两人最真挚的祝福,可是慧英却对金广家人稍有微。

这样两个孩子也渐渐长大,转眼已经是2005年,突然一个大肚女子(美仪)出现车厂,更说怀了老板的儿子,金玉以为德成有外遇,德成也因为心中有鬼 而找金丰替自己见美仪,谁知道美仪找的正是金丰,因为金丰一直骗她说自己乃是车厂的老板,所以才制做出这个误会。也让金玉觉得德成似乎心中有鬼,追问他却 矢口否认,其实这时德成已经和一个按摩女郎莫丁香同居,只是偷偷瞒着家人而已。
而金玉把心意都放在一对儿女身上,这时十多岁的珊珊变得极为反叛,因为交了男朋友,但金玉和德成都以她太小而反对,珊珊竟突然说失去记忆,让金玉十 分担心,带着珊珊四处求医,又问卜于鬼神,但丽华却说珊珊大概是故意装病,就是要让父母屈服于自己,金玉也知道其中道理,唯有放松了对珊珊的管束,渐渐珊 珊也恢复过来,母女俩再也不提起这件事,但金玉心里对珊珊始终有根刺,母女的感情也产生隙嫌。

同时,金玉参加了一些曲艺班,这是她从小的心愿,在舞台上的男欢女爱,令金玉有另一个梦幻般的空间,终于在中年时可以实现这个梦想了,但学了戏之后 金玉才发觉,在这些小团体中也如社会缩影一样,为了争一点点的风头,大家也是尔虞我诈,各怀鬼胎,就是金玉安分守己,也能招人垢病。当中更不堪的传她和一 个搞音乐的程如海秘密交往,令得金玉再也不敢到剧社去了。

其实程如海和金玉二人更有一段渊源,救了金玉的花旦金玉兰正是如海的干妈,后来如海带金玉去和金玉兰相认,更加深了二人的感情,如海更叫金玉不要放 弃自己的兴趣,因为知道金玉是真心喜欢粤剧的。这时一个危机天出现了,莫丁香一心破坏金玉的家庭,好独占德成和他的大屋,便故意亲近金玉好掌握着金玉和德 成的一切,也因为这样而让珊珊知道父亲对母亲不忠,为了维护家庭珊珊没有把事情告知金玉,只是要求父亲和丁香断绝来往。

可是丁香却不肯放弃,先把金玉和如海的感情制做是非,然后又看到珊珊和男友去看妇产科,向德成告密后,德成大骂金玉没有管教女儿,更怒把珊珊的腹中 打至流产,珊珊伤心之余便把丁香和德成的奸情告知金玉,到此金玉对德成己经完全死心,终于和德成离婚,可是德成却要胁珊珊不要帮忙母亲,金玉暗中录下了德 成的口供,德成用钱收卖金丰替自己去抢回金玉的手机,却因而令金丰知道当年的秘密,更知道金玉为了丈夫而隐瞒了真相。

盛怒下金丰找到了金玉,要她交代一切,但丽华认出了金丰并暗中报警,结果在混乱下金丰把金玉捉走,杰明见母亲被捉,抓住车门不放,终被拖行一段路 后,受了重伤,金玉和金丰争夺方向盘,结果车子撞到大树停下,金丰逃去无踪。而杰明被送到医院抢救,医生证明杰明脊椎受伤,变成植物人,更会长期昏迷,知 道这个消息后金玉真的伤心欲绝。

而金丰更一心找德成报复,谁知德成竟然反抗更误杀了金丰,德成最后为了逃跑而和丁香吵了起来,在盛怒下德成再次失去理智,把丁香也杀了,一错再错之 下,德成已经走投无路。而秀枝得知金丰所做的一切,终郁郁而终,而美仪也抛下刚出生的女儿,远走他方。就在这时杰明的情况恶化,因伤至白血球急升,要骨髄 移植才能挽回一命,金玉和珊珊都不能匹配,最后金玉登报要求德成回来救救杰明,德成本来也不愿意,唯到神坛去问神,谁知却发现相信多年的乩童被捉,他才知 道自己一生人有多荒谬。

最后德成还是到医院捐出骨髄,更明知当日会被警方拘捕,也毅然前往,他更对金玉说一生做了很多错事,现在只做回一件对的,希望可以补救一点自己的罪 孽。金玉看着德成被拉走,而杰明也渐渐的康复了。秋莲接到消息从美国赶了回来,去看过德成后,知道德成被判死刑,秋莲只觉得自己也有责任,最后德成死后, 金玉把秋莲和志龙安排在老人院里,让二人终可以在一起。

这时金良却突然回到家里,原来他说在国外十分后悔自己的所为,特回来向家人道歉,更希望锦华原谅。其实他和丽娟回来乃是想再向金广行骗,终于让二人 骗了十多万,二人准备离去,却谁知给锦华偷龙转凤,二人为了钱反目,再回到家里吵闹,但是锦华已经对二人失望透顶,早已经报了警把二人拘捕,金良和丽娟也 得到应得的惩罚。而为了这事慧英对金广的家人更生厌烦,更说不想再和罗家有任何来往。

谁知这时慧英和金广的儿子竟被验出患了急性肝硬化,需要做肝脏移植手朮,但苦于无法找到供体,慧英知道杰明不能醒来,偷偷去找人检验杰明的血型等 等,证明杰明可以做供体,慧英竟愿意出高价收买杰明的肝脏,但是杰明也会因而死亡,金玉在多番挣扎都做不出任何决定,这时美仪又突然出现要认回女儿,金玉 大方成全二人,最后更觉得是让杰明离去的时候,金玉向杰明告别后,亲自看着医生把仪器拔除,杰明的维生仪器慢慢变成一条直线。

手朮成功,慧英夫妇终于得回儿子,慧芇也知道自己以前对罗家太过份,向金玉道歉。而金玉也终于接受了程如海的第二春,两个都是有过去的中年人,感情 是细水长流,金玉也发现被爱的滋味,原来当年的德成根本就不曾爱过自己。但是程如海又被验出染上肺癌,金玉又以为乃是自己的一双断掌招致这样的恶运,让身 边一个又一个人受到不幸,但是如海却执着金玉的手表示,自己绝对不相信这些鬼话,更说只要金玉陪在自己身边,自己一定可以战胜病魔。

在金玉的陪伴下,程如海也积极的参加治疗,因为他知道就像金玉一样,只要不放弃,成败与否,只要已经尽力了,将无怨无悔。结果。。。就在这时金玉再遇他的初恋情人启彬。。。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