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誠信"漂流記,,,淚光閃閃

大陸高考滿分作文:"誠信"漂流記(值得一看!)

下面的文章是中國大陸前些年高考的一篇滿分作文
 
文章樸實簡單,要找出用字遣詞比這篇好的文章實在數不勝數
然而為什麼這篇小短文卻可以在千萬中國考生中得到滿分
我覺得理由是它真正的把每一位的心聲說了出來
撼動了每一個改考卷的老師的心靈.....  
大陸高考滿分作文:"誠信"漂流記
"誠信"漂流記  
     話說誠信被那個"聰明"的年輕人投棄到水裡以後,他拼命地游著,最後來到了一個小島上。"誠信"就躺在沙灘上休息,心裡計劃著等待哪位路過的朋友允許他搭船,救他一命。
     突然,"誠信"聽到遠處傳來一陣陣歡樂輕鬆的音樂。他於是馬上站起來,向著音樂傳來的方向望去:他看見一隻小船正向這邊駛來。船上有面小旗,上面寫著 "快樂"二字,原來是快樂的小船。
    "誠信"忙喊道:"快樂快樂,我是誠信,你拉我回岸可以嗎? "
    "快樂"一聽,笑著對"誠信"說:"不行不行,我一有了誠信就不快樂了,你看這社會上有多少人因為說實話而不快樂,對不起,我無能為力。"
    說罷,"快樂"走了。
    過了一會兒,"地位"又來了,誠信忙喊到:"地位地位,我是誠信,我想搭你的船回家可以嗎?""地位"忙把船划遠了,回頭對"誠信"說:"不行不行,誠信可不能搭我的船,我的地位來之不易啊!有了你這個誠信我豈不倒霉,並且連地位也難以保住啊! "
    誠信很失望地看著"地位"的背影,眼裡充滿了不解和疑惑,他又接著等。
    隨著一片有節奏的卻不和諧的聲音傳來,"競爭"們乘著小船來了,"誠信"喊道:"競爭,競爭,我能不能搭你的小船一程?"競爭們問道:"你是誰,你能給我們多少好處?"
    "誠信"不想說,怕說了又沒人理,但"誠信"畢竟是誠信,他說:"我是誠信…… ""你是誠信啊,你這不存心給我們添麻煩嗎?如今競爭這麼激烈,我們 ' 不正當競爭 ' 怎麼敢要你誠信?"言罷,揚長而去。正當誠信感到近乎絕望的時候,一個慈祥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孩子,上船吧! "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在船上掌著舵道:"我是時間老人。"
   "那您為什麼要救我呢?"
 
    老人微笑著說:"只有時間才知道誠信有多麼重要!"
在回去的路上,時間老人指著因翻船而落水的"快樂""地位""競爭",意味深長地說道: "沒有誠信,快樂不長久,地位是虛假的,競爭也是失敗的。"

貧人能作鴛鴦鳴喻

貧人能作鴛鴦鳴喻 
昔外國節法慶之日,一切婦女盡持優缽羅花以為蔓飾。
有一貧人,其婦語言:爾若能得優缽羅花來用與我,為爾作妻﹔若不能得,我舍爾去。其夫先來常善作鴛鴦之鳴,即入王池,作鴛鴦鳴,偷優缽羅花。
時守池者而作是問:池中者誰?
而此貧人失口,答言:我是鴛鴦。
守者捉得,將詣王所,而於中道復更和聲作鴛鴦鳴。
守池者言:爾先不作,今作何益!
世間愚人,亦復如是。終身殘害,作眾惡業,不習心行,使令調善。臨命終時,方言:今我欲得修善。獄卒將去付閻羅王,雖欲修善,亦無所及已。如彼愚人欲到王所作鴛鴦鳴。

從前,有一個國家的節慶日,所有的婦女,都要用青蓮花,來作為髮飾。
有一個窮人,他的妻子,跟他說「你若能夠摘得到青蓮花,來給我用,我就再作你的妻子,要是不能摘到,我就要捨你而去!」
她的丈夫,自來善於學鴛鴦的叫聲,便偷偷的,進到國王的池塘裡,學作鴛鴦叫,偷摘青蓮花。
這時,守池的人,便叫問道「池子裡的人,是誰呢?」
這個窮人,一時緊張,失口答道「我是鴛鴦!」
結果:被守池的人,給捉到了,要帶他去見國王。
窮人在途中,卻又裝聲,學作鴛鴦叫。
守池的人笑道「你先前不作鴛鴦叫,現在作鴛鴦叫,有什麼用呢?」
終身多殘害,造作眾惡業,不肯修習心行,使自己能夠「去惡向善」——
等到臨命終時,才說「現在,我想修習善法!」
地獄中的鬼卒,卻將他帶了去,交給閻羅王審判。
他雖然想要修習善法,卻也來不及了!
就像那個傻瓜,要被抓去見國王了,才在學作鴛鴦叫。

放下,是放下心裏面的妄想分別執著

我們今天最重要的就是「生我國者」,我們怎樣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要真正發心,要把這個世間統統放下。放下,跟諸位同修說,千萬不要誤會,是心上放下, 不是事上放下。大陸同修有帶信給我說,還有寫信告訴我;他聽我講經,說要看破、放下,他看破、放下了,工作也辭掉了,天天在家裏念佛,念到最後沒飯吃,一 家都埋怨,來問我怎麼辦?

我說:我沒有叫你放下工作,我叫你放下,但是沒有叫放下工作,你沒有把我的話意思聽清楚。放下,是放下心裏面的妄想分別執著,放 下這個。釋迦牟尼佛要是放下了,他就不講經、不說法,那佛法就沒有了。他還是講經說法四十九年,到處奔波,熱心教誨,事沒有放下。心裏放下了,身心清淨, 一塵不染,一生過著三衣一缽,過這種生活,放下了,放下的是這個。不是把工作放下,不是把責任放下,那你就完全錯誤了,這是你逃避責任,你曲解佛的意思。 開經偈講「願解如來真實義」,你怎麼可以把佛的意思解錯了?

我們發心出家,出家第一樁事情,要認真學習,修養自己的品德學問,有好的品德、好的學問,才能夠教化眾生。出家人在社會上是什麼樣的身分?我也講得很清 楚。釋迦牟尼佛他所表演的,是義務,義務就是不接受報酬,多元文化社會教育家、社會教育工作者,這是佛在世間的身分。我們做佛的弟子,學佛就要知道我們自 己的身分,是個義務多元文化社會教育的工作者,那你就沒錯了。

我們必須把這一份工作做好,做得圓滿,這份工作如果做得不好,我們就是佛菩薩的罪人,怎麼對 得起佛菩薩?怎麼對得起祖師大德?怎麼對得起四眾同修的照顧供養?要常常想著。所以每一位同學,出家的同學,要認真努力,要弘法利生。以自己的真誠心、慈 悲心,無私、無條件的供養一切眾生,佈施一切眾生,佛法的教學在這個世間推動,就沒有障礙,沒有困難了。

佛法是教育,多元文化的教育;佛法不是宗教,諸位一定要搞清楚、搞明白,佛法融合一切宗教,圓融和合。大乘經上諸位常常看到,許許多多宗教的領導人,宗 教裏面的大德、長老都在學佛,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學生。《華嚴經》上我們看到勝熱婆羅門、遍行外道,是宗教領袖;《地藏經》上你們看到婆羅門女,那是宗教的 信徒,都接受佛陀教育。佛陀教育是智慧的教育,是高度道德的教育,一切眾生應當要學習的,所以佛教育沒有任何界限。
……

讀經、聽講幫助你看破,看破就是明白這些事實真相。什麼事實真相?所有一切眾生是諸佛如來,你知不知道?你不瞭解,你就多聽多讀。真正明白了,你就會徹 底放下。放下什麼?放下你的成見,放下你的妄想分別執著,你統統放下了。這裏面最大的障礙,我也常講,你的愛欲放不下,你的嗜好放不下,這就是為什麼起心 動念自私自利,自私自利的根就在此地。

你要把這個根拔掉,你才有救;根不拔掉,功夫怎麼能夠得力?我們知道真誠心好,自己的心就不真、就不誠,做不到,起 心動念還是為自己著想,這是障礙的根源。我們想不想往生?很想往生。往生,這個世間什麼東西能帶得去?一樣都帶不去。那你為什麼不放下?為什麼還要貪著? 樣樣放下,一塵不染,你才能得大自在。

有一絲毫的牽掛,一絲毫放不下,無窮的累贅,你就不能往生,你就不能成就;不但行門不得力,解門都做不到。所以一定 要把自私自利的念頭舍掉,怎麼個舍法?起心動念想一切眾生的利益,如何去利益一切眾生。

一定要明瞭,學佛菩薩。佛菩薩是為一切眾生生活在世間,不為自己。我吃飯為眾生,穿衣也為眾生,沒有一樣不是為眾生。怎麼說穿衣吃飯為眾生?穿衣吃飯, 身是為眾生服務的工具,先要把工具保養好,這個工具是承事一切眾生的,絕對沒有一念為自己。念念為眾生,行行為眾生,那就是「巡曆供養諸佛」。

這個事情要 怎麼落實?這是大學問、大事業。如何落實?怎樣才是真正的承事供養?諸位聽到供養,拿些錢財、香花、幢幡寶蓋,帶一些禮物去供養。錯了!這是形式,不是實 質。實質的供養,普賢菩薩跟我們講得很明白,「如教修行供養」。所以你懂得「如教修行」這句話,你才能真正做到「周遍供養」,供養一切諸佛,供養一切眾 生,眾生就是諸佛。

懂得懺悔的人才是有福的人

我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
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
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在佛法中,「懺悔」是進修的方便。懺悔罪業為日常修持的方便。即使沒有學佛的人,懺悔也非常的重要。如果沒有內心的懺悔,就算生活條件再好,也不會在心中產生絲毫的快樂和幸福,而當心中擁有了懺悔所產生的清淨,即使生活條件稍微差一點,也不會影響人們心中的安樂。

在家或者是出家,無論受戒與不受戒,造作惡業,都會引起內心的憂悔、不安,如古人所說的「內心負疚」、「良心不安」那樣。這不但是罪,更是障礙修行的。

因此而於佛、菩薩、師長、大眾面前告白,請求懺悔,請求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如法懺悔出罪,就消除了內心的障礙,安定喜樂,能夠順利的修行。達到滅罪清淨目的。所以說「有罪當懺悔,懺悔則安樂。」

往昔,指過去生中,無量劫 以來,乃至今生,昨天,在我們懺悔的以前每一個惡的念頭,都叫做往昔。在這生生世世所造的很多惡業,如殺生、偷盜、妄言、綺語、惡口、兩舌等,貪酒食肉。 宰殺禽獸。取歡作樂。不孝父母,不敬父母,輕慢聖賢,不信三寶,見佛不禮,聞法不信,逢僧不敬,譭謗善人,破人齋戒,不信因果等。

貪即貪心、貪著,貪名、貪利,貪財產,貪權勢等等,貪是由對事物的喜好,而產生無厭足地追求、佔有的心理欲望,追求物欲享受,追求以及生活環境的舒適,在貪圖過份的物質、物欲的同時,必定會造罪與造業,貪求永無止境,而心內疲憊不堪,不知無所求方為真正快樂。

嗔即嗔怒,嗔恚,生氣,發怒,一種仇視、怨恨和損害他人的心理。由對眾生或事物的厭惡而產生憤恨、對違背自己心願的他人或事物生起怨恨之情。佛教把嗔看作是修行的一大障礙。嗔是佛教所說的根本煩惱之一,與貪和癡一起被稱為「三毒」。

對佛教修行所言是這樣,如果是對他人或社會而言,則嗔的危害更大。因嗔怒他人而起仇恨之心,便會發生爭鬥,或導致互相殘殺,輕者危害一家一村,重則使整個社會,乃致使整個國家陷入災難。因而《大智度論》卷十四中說,嗔恚是三毒中最重的、其咎最深,也是各種心病中最難治的。

癡,就是愚昧,說為物欲蒙蔽,為主觀所蒙蔽,被自己的慣性、心態的趨勢所操縱,而不明真理,而不知佛所言的諸法實相。

為何造很多惡業呢?全由無 始劫以來生出的貪心、嗔心,和癡心。從身生出殺、盜、淫的業,從口生出妄言、綺語、惡口、兩舌的業,從意生出貪、嗔、癡的業。佛言:「閻浮提的眾生,在起 心動念中,無不是業、無不是罪」。這所有的業,我現在都要懺悔,改過自新。

所謂「彌天大罪,一悔便消」,不論你有什麼罪業,只怕你不懺悔,能懺悔,罪便沒 有了。有過則不要怕改,若怕改,過就多了。如果過能改,就歸於無。若想掩飾,不欲人知,過就更多了。愚癡的人說他們沒有過錯,小人有過就要掩飾,君子有過 能改,聖人少過,到了佛菩薩就沒有過了。

如《普賢行願品》所說「懺 悔業障者」:菩薩自念:「我在過去無始劫來,由於貪心、嗔心、癡心,而發生身業、意業、口業,所作出的種種惡業,沒有數量,也沒有邊際,假設惡業有形體相 貌,就是遍滿虛空,也容納不了。

我現在全以清淨的三業,不造身業,不造意業,不造口業;身口意三業清淨,遍於法界極微塵數那麼多的?土。我在這麼多的國 土,一切諸佛菩薩的面前,誠心誠意的懺悔,再也不造罪業,常常住於淨戒上,守持戒相一切功德,和所有修行的功德。像這樣子虛空沒有了,眾生沒有了,眾生業 沒有了,乃至眾生煩惱也沒有了,我的懺悔願力才沒有。

但是虛空不會沒有,眾生不會沒有,眾生業不會沒有,眾生煩惱也不會沒有,那我懺悔的願力也不會沒有 的,念念相續,接連不斷,身語意三業沒有疲倦厭煩的時候。不會說拜懺,拜得累了。菩薩是越拜佛,越有精神;越懺悔,越歡喜,這才是真正的懺悔。

發懺悔心都 是菩薩,凡夫沒有善根,就不會懺悔。」
《業報差別經》曰:「若人 造重罪,作已深自責懺悔更不造,能拔根本罪。謂悔謝罪過而請求寬恕。即作罪或犯罪時,皆應懺悔,始得除罪而清淨。」懺悔,是一個清洗過去心靈的汙穢,以獲 得淨化和再生的不間斷過程。一個不懺悔的人,是無法在心靈上有所進展和進化的,因為不懺悔,意謂著心靈的停滯和繼續染汙;不懺悔,意謂著以前的過錯沒有消 除,而新的過錯又將源源不斷的產生。

懺悔,懺名陳露先惡,悔名改往修來,不僅要「懺其前愆」,以前所造的過錯要懺除,也要「悔其後過」,讓以後的過錯不再產生,一般人只知「懺其前愆」,而不知「悔其後過」,以致前罪還沒消滅,後過又產生了。

當一個人出現了「後過」, 就代表懺悔的不夠真誠徹底,如果要能真正的將前罪懺除掉,就必須要能真正的「悔其後過」,也就是,相同的過錯,絕不重複。當一個人可以「不二過」時,我們 就可以說,我們已經完全懺除我們的前過了。而要能夠除過,不論是「前過」或「後過」,我們就必須坦承我們的過錯,或看清楚我們的過錯是什麼!

所以,懺悔,就意味著,卸除所有心靈的武裝或偽裝,不管是意識或潛意識裏,任何「合理化」的偽裝。
那是一種完全對自己的坦白,將自己的過錯或心靈的汙穢,赤裸裸的、不加任何隱瞞的坦露出來。

所以我們就知道了,為什麼懺悔需要「誠懇」,為什麼無法誠懇的人,就無法有真正的懺悔,因為誠懇意味著,坦白、不曲詐、不迂回、不推諉,是一種完全的「直心」,是一種「直下承擔」!直心是道場,《楞嚴經》雲:因地不真,果招紆曲。

能夠誠懇的人,能夠坦誠面對自己的內心,然後藉由這樣面對,來「認清」真正的自己,並藉此而達到「醒悟」和「清洗」的目的。
所以,一個能夠誠懇的人,也才能有真正的懺悔,也才能以這樣誠懇的心,去面對別人,直下承擔自己的過錯和責任。

所以,懺悔就像一種「心靈的沐浴」或「甘露」,對我們心靈的種種污染和污垢,進行一次次徹底的清洗,當我們的懺悔愈深切,愈是能洗滌我們愈微細的心念污垢,愈清除我們重大的罪業!
而懺悔,也帶有某種的「超度」作用,不只往內超度了我們的貪、嗔、癡,超度了我們心中無數的「眾生」,更且往外超度了別人的怨恨,因為深切的誠意和懺悔,就像清涼的甘露,霎那澆卻熊熊的怨恨怒火。

所以,我們不僅要為我們所知的罪業懺悔;更要為我們所不知的罪業懺悔,而且應念念懺悔,時時懺悔。
當我們藉著這樣不間斷的, 一次又一次,一層又一層的深入懺悔下去,我們的心,就漸漸的清了,人生的夢,也漸漸的醒了,最後我們將了悟到,原來,所有的「罪業」,都是從「心」上升起 的,而「心」的本質是「虛幻」的,並沒有一個叫「心」的實質存在,所以「罪業」的本質,也是虛幻的、空的,並沒有一個叫「罪業」的實體存在。 那時,我們 也能真正的了悟了:

當達到了這樣的終極懺悔,才是「真懺悔」,那時我們才真正了知,並沒有一個實質的心,可以去造作和承受罪業。

當達到這樣一種「三輪體 空」的覺悟時,我們就好像突然從夢裏清醒了,醒來後,才知原來夢中的一切,都是虛妄不實的,那時不只「心亡」了,連「罪業」也應時消亡,而一切善惡境界, 和一切的相對概念和執著,也頓時的一併超越!雖然,究竟來說,懺悔的心,也是一種「虛幻」,但畢竟,那是一種在人生虛幻的迷夢中,可以逐漸讓我們清醒的有 力工具。

所以,「心亡罪滅兩俱空」,那是我們所可仰望的「終極目標」,但如果心還是虛妄沉迷,還是不行懺悔的話,恐怕人生的迷夢,將更深沉難醒,而罪業也將更為深重難救了。
所以,能夠誠懇的人,有福了!而一個懂得懺悔,能夠真誠懺悔的人,更有福了!
因為懺悔是從誠懇開始的,有真實的誠懇起步,才能達到最後真正的「真懺悔」。

「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亡 時罪亦滅,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這是很高明的懺悔法。但一般人只能做到「相似」的觀空,也就是從理上說的空。真正達到這個境界要實證得空 性。證得之後,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又現前一念,即是無始。猶如翳眼見空華、又如夢中所見境,皆是無始。雖無始而念念中有也。

貪、嗔、癡若本有實 有者,即無人能破,亦即無人能成佛。克其本體、諸佛於成佛證到時,即證到本來是佛。真本有者,以無念故,不貪、嗔、癡,妄本空者。以有念故,有貪、嗔、 癡。學佛法人,歇下妄念,即是正念。所謂正念者,唯念無面目之本來面目,其餘一切皆不分別,即成無分別智。貪嗔癡為造惡業之因緣,身語意為造業之具,是增 上緣。舊惡已改,新善從生,是為真懺悔也。

罪從心生,罪從心滅,所以 將心懺,用真心來懺悔所造的業,「心亡」就是把所造的過錯亡掉,罪業也沒有了。所謂「過能改,歸於無」,如果有過不改,把它藏起來,不教人知道,那才是罪 上加罪。君子有了過錯,就好像日蝕和月蝕一樣,人人都能看見;若是能及時改過,則人人都會敬仰而羡慕。古時大英雄、大豪傑,都是勇於改過。

有一個公案,是關於大小 乘,而後來懺悔的故事,在古時印度有位無著菩薩和世親菩薩,他倆是兄弟。世親菩薩學習小乘教義,而無著菩薩卻是學習大乘教義。世親菩薩非常聰明,他哥哥總 想度他信大乘法,乃想出一個方便法門,故意裝病,請他弟弟來探病。弟弟來後,哥哥說:「弟弟,我現在快死了,你能否誦一遍大乘經典?」弟弟本不願意,但為 滿足哥哥最後之要求,便翻看大乘經典,他把《法華經》、《楞嚴經》和《大方廣佛華嚴經》這三部大乘經典念過後,豁然明白,知道自己以前多麼不對:訕罵大乘 佛教,譭謗大乘經典,說大乘經典是假的。他知道自己錯了,非常後悔?心裏懊喪地自責:「我以前盡罵大乘佛教,我造了這麼多的罪業,一定要下地獄啦!我這舌 頭真是壞透了。」想著就拿刀要把自己的舌頭割下來。
他哥哥便說:「何用割舌呢?現在你改變你的說法,可用你的舌頭來讚歎大乘。」

世親菩薩聽後覺得很有道理,他的勇氣很大,真的完全改變了,所以自此以後他所造的論都是讚歎大乘的。他從前寫了很多罵大乘佛教的書,他都通通燒毀了。現在,只遺留下來他讚歎大乘佛教的論文。世親菩薩通過懺悔也成為後來的一代祖師,受到後人的尊重敬仰。

《佛為首迦長者說業報差別經》雲:「若人造重罪,作已深自責,懺悔更不造,能拔根本業。」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三雲「若能如法懺悔者,所有煩惱悉皆除。猶如劫火壞世間,燒盡須彌並巨海,懺悔能燒煩惱薪,懺悔能往生天路,懺悔能得四禪樂,懺悔雨寶摩尼珠,懺悔能延金剛壽,懺悔能入常樂宮,懺悔能出三界獄,懺悔能開菩提華,懺悔見佛大圓鏡,懺悔能至於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