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中國古代觀音聖像圖

經典愛情觀

父親的愛

他原本在一家外資企業供職,然而,一次意外,使他的左眼突然失明。為此,他失去了工作,到別處求職卻因「形象問題」連連碰壁。於是,「掙錢養家」的擔子落在他那「白領」妻子的肩上,天長日久,妻子開始鄙夷他的「無能」,像功臣一樣對他頤指氣使,居高臨下。

她日漸感到丈夫的老父親是個負擔,拖鼻涕、淌眼淚,讓人看著噁心。為此,她不止一次跟他商量把老人家送到養老院去,他總是不同意。有一天,他們為這件事在臥室吵了起來,妻子嚷道:「那你就跟你爸過,我們離婚!」他一把捂住妻子的嘴說:「妳小聲一點兒,當心讓爸聽見!」

第二天早餐時,父親說:「有件事我想跟你們商量一下,你們每天上班,孩子又上學,我一個人在家太冷清了,所以,我想到養老院去住,那裏都是老人‧‧‧

他一驚,父親昨晚果真聽到他們爭吵的內容了!「可是,爸」他剛要說些挽留的話,妻子瞪著眼在餐下踩了他一腳。他只好又把話嚥了回去。

第二天,父親就住進了養老院。

星期天,他帶著孩子去看父親,進門便看見父親正和他的室友在聊天。父親一見孫子,就心肝肉地又抱又親,還抬頭問兒子工作怎麼樣?身體好不好?他好像被人打了一記耳光,臉上發燙起來。「你別過意不去。我在這裡很好,有吃有住還有的玩‧‧‧」父親看上去很滿足,可是他的眼晴卻漸漸湧起一層霧來。為了讓他過得安寧,父親情願壓制自己的需要  那種被兒女關愛的需要。

幾 天來,他因為父親的事寢食難安。挨到星期天,又去看父親,剛好碰到醫院的志工在向老人宣傳遺體器官捐贈的意義,詢問是否有人願意捐贈。很多老人都在搖頭, 說他們這輩子最苦,要是死都不能保個全屍,太對不起自己了。這時,父親站了起來,他們了兩個問題:一是捐給自己的兒子行不行?二是趁活著捐可不可以「我不怕疼!我也老了,捐出一個角膜生活還能自理,可是我兒子還年輕呀,他為這隻失明的眼睛,失去了多少求職的機會!要是能將我兒的眼睛治好,我就是死在手術台上,心裡都是甜的‧‧‧」所有人都結束了談笑風生,把震驚的目光投向老淚縱橫的父親。屋子裏靜悄悄的,只見父親的嘴唇在顫抖,他已說不出話來。一股看不見的潮水瞬間將他裹圍。他滿臉淚水,邁著莊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到父親身邊,和父親緊緊地抱在一起。

當 天,他就不顧父親的反對,為他辦好相關手續,接他回家,至於妻子,他已做好最壞的打算。臨走時,父親一臉欣慰地與室友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埋怨自己的兒子不 孝,讚歎他父親的福氣。父親說:「別這樣講!俗話說,莊稼是別人的好,兒女是親,打斷骨頭連著筋。自己的兒女,再怎麼都是好的。你對小輩寬宏些,孩子們終 究會想過來的‧‧‧」說話間,父親還用手為他捊捊襯衣上的皺折,疼愛的目光像一張網,將他完全籠罩。他再次哽咽,感受如燈的父愛,在他有限的視力裡,放射出無限神聖的亮光。

父 母以他們的寛容,承沒載者晚輩的傷害,對此,我們難道可以無動於衷嗎?父母對子女的愛,就像流水,不斷地流淌;而子女對父母的愛,就像風吹樹葉,風吹一 下,就動一下,風不吹拂,也就不動了。好好體會那些如海一般深沉的愛,想想父母的付出和我們的回報,想想以後我們該用怎樣的行為,來珍惜這些默默的愛。

心上的灰塵自己擦拭

上的灰塵自己擦拭簡旭南,是國旭企業的董事長,長的是五短身材、一副鄉下出身的模樣。今天,他竟然出現在心理醫生的面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他開門見山的第一句話就是:「醫生,活了大半輩子,越來越發覺自己一無是處!」像他這種有錢有勢的大老闆,手下有多少人是靠他吃飯,而他竟然覺得自己處 處不如人,真是不可思議!「舉個例子,我覺得我老婆就比不上別人的老婆。」  簡旭南的老婆,是所謂的糟糠之妻。

當年家境貧困、學歷只有小學畢業,能夠娶老婆就屬萬幸;而現在,他常在商場的聚會上,看到別人的老婆,一個個都是名媛 淑女,所以他從來不帶老婆出門,寧可每天沉醉於聲色場所,他才能感覺到高高在上。

「每回去參加商界的聚會,看到與他同輩的企業經營者,一個個都有很高的學歷,有的還會說頂呱呱的外語,而我自己,既沒學歷也不愛唸書,多人家談的頭頭是 道的事情,我聽起來都像是鴨子聽雷,有時候我也會去模仿別人,可是就覺得自己不管怎麼穿、怎麼說,在別人看來我都是草包一個。」

 看樣子,簡旭南是個自卑型的病人。醫生默默的聽完他的陳述之後,思考了一下,終於開口。「你像個草包,所以沒有人尊重你吧?」  他露出傻笑:「其實,在公司裡大家都很尊重我,我說的一句話就是命令,就算是在公司外,也是有很多人蠻在乎我的。」  「你學歷不高,所以賺不到錢,對不對?」

 「你真會開玩笑,賺錢跟學歷有什麼關係?在我公司裡,用的全都是學歷比我高的人,是他們聽我的,不是我聽他們的。」  「那麼,你老婆不如人,所以你家的小孩子也教得亂七八糟?」  他神色一凜:「我的孩子都是一流的!多虧、多虧我老婆的教導,雖然她書讀不多,對孩子的教育倒是沒有馬虎,不像那些父母都在賺錢的小孩,天天在外面鬼 混。」

 「簡先生,這就對了!心理學有一句名言-觀點比事實更重要。一個人如果抱著正面的觀點,會覺得很多事情值得慶幸,像我剛剛問你的三個問題,你自己說,那 豈不是太令人羨慕了!正因為這樣,我們都應該時時給自己灌輸正面的思想,你想想看,你赤手空拳白手起家,別人怎麼會比的上你呢?」

 醫生繼續說著:「不要去模仿別人,因為模仿的東西永遠是次級品,越是模仿,就越會因為不能成為一級品而懊惱,從此就會墮入惡性循環中啊!」  幾次的會談下來,簡旭南的心理就越想越清楚,他開始接觸佛法。

有位和尚說到,人要勤於擦拭自己心上的灰塵。對簡旭南而言,心上的灰塵就是負面、沒有信心 的想法。  引言: 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

困境即是賜予 ~~

有一天,素有森林之王之稱的獅子,來到了天神面前:
「我很感謝你賜給我如此雄壯威武的體格、如此強大無比的力氣,讓我有足夠的能力統治這整座森林。」

天神聽了,微笑地問: 「但是這不是你今天來找我的目的吧!看起來你似乎為了某事而困擾呢!」

獅子輕輕吼了一聲,說:「天神真是了解我啊!我今天來的確是有事相求。因為儘管我的能力再好,但是每天雞鳴的時候,我總是會被雞鳴聲給嚇醒。神啊!祈求您,再賜給我一個力量,讓我不再被雞鳴聲給嚇醒吧!」

天神笑道:「你去找大象吧,他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獅子興匆匆地跑到湖邊找大象,還沒見到大象,就聽到大象跺腳所發出的「砰砰」響聲。獅子加速的跑向大象,卻看到大象正氣呼呼的直跺腳。
獅子問大象:「你幹嘛發這麼大的脾氣?」
大象拚命搖晃著大耳朵,吼著: 「有隻討厭的小蚊子,總想鑽進我的耳朵裏,害我都快癢死了。」

獅子離開了大象,心裡暗自想著:「原來體型這麼巨大的大象,還會怕那麼瘦小的蚊子,那我還有什麼好抱怨呢?畢竟雞鳴也不過一天一次,而蚊子卻是無時無刻地騷擾著大象。這樣想來,我可比他幸運多了,不是嗎?」

獅子一邊走,一邊回頭看著仍在跺腳的大象,心想:
「天神要我來看看大象的情況,應該就是想告訴我,誰都會遇上麻煩事,而祂並無法幫助所有人。既然如此,那我只好靠自己了!反正以後只要雞鳴時,我就當做雞是在提醒我該起床了,如此一想,雞鳴聲對我還算是有益處呢?不是嗎?」
………………

在人生的路上,無論我們走得多麼順利,
但只要稍微遇上一些不順的事,就會習慣性地抱怨老天虧待我們,
進而祈求老天賜給我們更多的力量,幫助我們度過難關。

但實際上,老天是最公平的,就像祂對獅子和大象一樣,
每個困境都有其存在的正面價值。………………

有一天,上帝召集了所有的動物聚在一起吃飯。

吃完飯後,上帝取出了一雙翅膀。
「我有一樣東西想要賜給各位,如果你還滿喜歡這件禮物,就可以把它拾起來放在背上。」

動物們一聽到有禮物可以領,便爭先恐後地擠到了上帝的面前。
但是當他們看到躺在地上的翅膀時,不禁面面相覷地互望著,心想,把這麼笨重的東西放在背上,不累死才怪呢!
動物們在看了翅膀一眼後,紛紛坐回座位上。

最後,一隻小鳥走過來,看了看地上的翅膀,心想,上帝應該不會虧待動物們,所以這個看起來滿笨重的東西,或許是一種恩賜。

於是,小鳥就把地上的翅膀撿起來,揹在背上。
過一會兒,小鳥輕輕地試著揮動翅膀,沒想到不但感覺不到沉動,反而還輕盈地飛上了天。
許多動物目睹此景,心中後悔也來不及了。


大家認為會增加負擔的東西,反而使小鳥輕盈的飛了起來。

正如許多時候表面上看來是挫折、打擊或是挑戰的事件,反而給了我們更上一層樓的動力。

感應的原理

有個小男孩對著山谷大叫「我討厭你」,藉以發洩心中的不滿,結果他驚訝的發現,周遭的人也都討厭他。小男孩哭著把情形告訴媽媽,媽媽安慰他,並且帶他回到山谷,要他再叫一聲「我愛你」,結果小男孩破啼為笑,因為他聽到四面八方的人也都告訴他:「我愛你」。

空穀回音,這就是感應!敲鐘鐘響,敲鼓鼓鳴,這也是感應。烏龜望蛋,孵化小龜;螟蛉有子,蜾負之,這也是感應。毒氣外泄,襲人喪命;溫暖如電,流入心房,這也是感應。

感應就是天地萬物、宇宙眾生之間的一種互動、呼應。看到月圓月缺,興起了歲月的流逝;目睹花開花謝,感歎世間的無常,這都是感應。母子連心,魂牽夢系,這也是感應。

感應也是因緣法,感應要有因緣條件。水不清,如何能影射景物?穀不空,如何能吞吐聲納?人如果沒一顆清淨、感動的心,如何能與真理相應,如何能與諸佛菩薩感應道交?所謂「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眾生心垢淨,菩提月現前。」這就是感應的原理。

生活中,一句話,就會讓人歡喜不已;一句話,也會令人痛苦不堪,這也是感應。喊一聲萬歲,就能獲得賞賜;罵一句昏君,也會鋃鐺下獄,這都是有因有緣的,這也合乎緣起法則。

經常有人問:念佛、誦經、超渡,為什麼一定會有感應?所謂「心誠則靈」,道理是一樣的。
有個禪師正在開示「阿彌陀佛」名號的功德,眾中有個青年不屑的反問禪師:「一句『阿彌陀佛』只有四個字,怎麼有那麼大的威力呢?」禪師不回答他的問題, 只責備他說「放屁!」青年一聽,怒氣沖天的指著禪師責問:「你怎麼可以罵人?」禪師平靜的笑道:「一句『放屁』才兩個字,就有這麼大的力量,何況『阿彌陀 佛』是四個字,你說怎麼會沒有威力呢?」

其實,「有感則應」,日常生活中,喝茶解渴、吃飯能飽,只要你留心,何處沒有感應呢

佛陀普渡眾生了嗎?--「阿含經故事選」

有一次,佛陀在摩揭陀國那爛陀地方遊化,住在那羅村一位賣衣人家的芒果園中。
當地有一位村長,因為他家世襲以鍛造刀子為生,家族就以「刀師」為姓。

這天,這位刀師村長去見他的老師尼乾子,尼乾子對他說:
「你會不會以一種兩難的詭辯術,論敗沙門瞿曇,讓他啞口無言?」

「老師!有什麼兩難的詭辯術,可以論敗沙門瞿曇,讓他啞口無言?」

「你先問沙門瞿曇,看他是不是要普渡眾生,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也讚歎能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的人。
如果他回答『不』,那就嘲笑他跟平凡的愚夫沒什麼不同。
如果他回答『是』,那就質疑他,為何只對一些人說法,不對一切眾生說法。
這樣的兩難詭辯術,就可以論敗沙門瞿曇,讓他啞口無言。」

刀師村長受了尼乾子的慫恿,就到芒果園見佛陀,想用尼乾子所教的那一套來問難佛陀。
刀師村長說:
「瞿曇!你不是要普渡眾生,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也讚歎能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的嗎?」

「村長!長久以來,如來一向是慈悲利益一切眾生,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也常常讚歎能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的人。」

「瞿曇!如果這樣,那為何如來不對眾生一視同仁地說法,只對某些人詳盡地說法,而對其他人卻不詳盡地說法呢?」

「村長!讓我來問你,請你照實回答。
譬如,有人擁有三塊田,第一塊很肥沃,第二塊中等,第三塊很貧瘠又帶有鹽分,村長!你說田主人會先選哪塊田播種?」

「那當然是選最肥沃的那塊先播種耕作囉,瞿曇!」

「然後呢?村長!」

「然後再選中等的那塊,瞿曇!」

「最後呢?村長!」

「最後剩下來的種子,才考慮去播種最貧瘠的那塊,或者根本就放棄那塊最貧瘠的不播種,將剩下來的種子拿去餵牛。」

「為何要這樣做呢?」

「這樣才不會浪費種子,將來的收成也會比較好啊!」

「村 長!我也是這樣。那些傾生命的全部投入,跟隨我出家修學的比丘、比丘尼們,就像是那最肥沃的田地,所以,我樂意常常為他們說全然純正的善法,同時也以我一 生清淨修行的身教,展現出來教化他們。為什麼我會這樣全心全力地教導他們呢?因為他們聽了我的教說後,會以我的教說為安住處,為依靠的島嶼,為保護,為庇 蔭,為歸依,他們能常常這樣地自我反省,自我勉勵:『世尊教導我的,我都要憶持實踐,使自己能得到利益安樂。』

村長!而我的在家弟子:優婆塞、優婆夷們,就像那塊中等的田地,我也樂意常常為他們說純正的善法,展現我清淨修行的身教,而他們也會依循我的教導,努力修學,使自己能得到利益安樂。

村長!那些像尼乾子之輩的外道異學,就像那塊含鹽分的貧瘠田地,我也樂意為他們說純正的善法,展現我清淨修行的身教,他們能聽進去多少,就算多少,即使只聽進去一句法,也能享有一句法的利益安樂。」

「好奇特喔,世尊!用這麼善巧的三種田作譬喻解說。」

「村長!讓我再打個比方:譬如有三個水瓶,第一個水瓶完好無缺,也沒有漏水裂縫,第二個水瓶外觀完好,但有漏水裂縫,第三個水瓶不僅有漏水裂縫,還有缺損,村長!你想人們會先使用哪個水瓶來裝水?」

「瞿曇!當然是先用那個完好無缺,也不會漏水的水瓶了。」

「然後呢?」

「瞿曇!然後再用那個外觀無缺陷,但有裂縫的水瓶。」

「如果兩個瓶子都已經裝滿了,還有剩餘的水,怎麼辦?」

「那只好拿那個有缺損的破瓶子來裝了,或許還能短暫儲存,作小小的用途,也或許根本不使用它,將剩餘的水拿來洗碗盤。」

「村長!那完好無缺,也沒有裂縫的水瓶,就像我比丘、比丘尼出家弟子們,那稍有裂縫的水瓶,就像我優婆塞、優婆夷在家弟子們,而那破損的瓶子,就像尼乾子之輩的外道異學。」

佛陀輕易地就連舉兩個貼切的例子,論破了尼乾子自以為萬無一失的兩難論,聽得刀師村長大為恐怖,毛骨悚然,趕快頂禮佛足,懺悔說:
「世尊!我是那麼地愚癡,不辨是非,竟然在世尊面前胡言妄語。」

「氣」的相貌



豁達的人氣博,放蕩的人氣散;儉約的人氣固,吝嗇的人氣縮;
謹慎的人氣定,拘牽的人氣滯;
簡默的人氣和,深險的人氣沉;
坦白的人氣真,粗野的人氣陋;
鎮靜的人氣凝,空疏的人氣囂;
忠厚的人氣寬,顢頇的人氣鈍;
精明的人氣清,刻薄的人氣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