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勿恃著可懺悔,就輕易犯戒和造罪

有 些人認為:「我繼續造罪沒有關係,以後還會有解脫的機會。」這種想法也是大錯特錯的。倘若仍一如既往地造惡業,比如非常放逸地殺生、沒有守持菩薩戒等等, 下場必將是反反覆覆地墮入惡趣,苦不堪言。縱然僥倖獲得了善趣,也是感受一些刑罰、遭受病魔纏身、受到束縛、被兵器砍剖身體等苦痛。

這種悲慘的下場,不要說親眼看到、親身感受,僅僅是聽到描述的語言,也會令人非常害怕、毛骨悚然的。所以我們千萬不能捨棄菩提心,一定要好好地護持,這種機會在生生世世中也很難得。未來將會有無量的佛陀,不說別的,賢劫中還有996尊佛將出世轉法輪,但我們如果仍這樣造惡業,再多的佛陀宣說正法妙道,我們在他的教法下也不可能得到度化的。

在這個教法中,即使我們沒有解脫,最好能結上一個善緣,畢竟這種機會是千載難逢的。我經常都想:現在若沒有好好行持佛法,死後什麼時候再得人身也很難說,假如沒有獲得人身,解脫永遠也沒有希望了。就像一個孩子在學生時代若沒有讀書,長大以後,再怎麼樣也是沒有機會讀書的。

我 們如今正好有條件行持善法,南贍部洲又是所謂的業地,造什麼業會很快成熟的,所以若能好好把握,利根者即生就有解脫的機會,假使即生沒有解脫,發殊勝的善 願也很重要。正如佛在經中所說,菩薩的十萬大願均可包括在一個願當中,什麼願呢?就是「我要生生世世受持正法」。我們的人身什麼時候滅盡,誰也不敢肯定, 明天死、後天死,或者再過幾年、幾十年後死,都沒有一個定準,因此大家應該在心情好、身體好的時候,於諸佛菩薩面前虔心發一些誓願:「願我生生世世行持如 來教法。」這一點非常重要!

《學 集論》中講道:行持善法、修持菩提心的功德非常大,故應以宣講功德的方式來讓眾生心生歡喜而受持菩薩戒。同時還引用了《寂滅決定神變經》的教證說:「在恆 河沙數的世界中,對恆河沙數的如來供養恆河沙數的珍寶,此功德不可思議。但若有人聽聞大乘菩提心的功德後,心坎深處生起想要修學的心,雖然還沒有開始修 持,功德也遠遠超過前者。」

所以我們聽到菩提心的功德以後,一定要發願好好修持,即使後來由於特別忙,早上打瞌睡,沒有修成;有些人背誦,沒有修成;有些人因為這個事、那個事而沒有修成。但如果你發了這個願,與供養諸佛菩薩的功德比起來,還是發願的功德大。

這 一點並不是憑我的分別念來宣說的,而是寂天菩薩在《學集論》中的金剛語。我希望你們有條件的話,還是看一下《學集論》。這幾天我一直都在看,有時候心裡特 別舒服,只不過事情比較多而已。如果事情不太多,靜下心來學習這些大乘佛法,雖然知道自己非常差,煩惱、業力都很深重,心不堪能,瑣事也多,經常譴責自己 不像一個修行人,但看了這些大乘經論的教證,裡面講到了很多菩提心的功德、修學大乘的功德,確實感到自己的緣分特別好。

《學集論》中還宣講了護持學處的一些功德,如《等持王經》中說:「在恆河沙數劫中,於諸佛菩薩面前供養幢幡、飲食、燈鬘等的功德非常大,但若於佛教接近毀滅的末法時代,於一日中護持一個學處(居士戒、八關齋戒、比丘戒、沙彌戒均可),功德遠遠超過前者。」

所以大家在學習這部論典的同時,一方面應該好好地發願,另一方面,則應根據自己的能力守持一些戒律。如果你是在家人,就守持在 家的 居士戒,如果你是出家人,就守一些出家戒,有生之年若能盡心盡力地護持,這個功德確確實實不可思議!

前 段時間從重慶來了一位知識分子,他來到學院就是要在這裡受三皈五戒。平時他的工作非常忙,以前對佛教有一種粗淺的認識,但去了趟印度以後,應該是由於聖地 的加持吧,自己相續中的信心開始萌芽,到這裡也產生了一定的信心,最後決定受三皈五戒。他在回去的時候說:「從此以後,我決不會捨棄自己的誓言,從今天開 始,我的人生應該有個轉變,我的命運應該要扭轉!」儘管這只是 一兩 句話,但從他的言行舉止來看,我覺得他應該會變成一個很好的修行人。

所以我希望大家,尤其是在家人,在紛繁複雜的生活中,雖然以前也行持過善法,但做得可能並不是特別如法,從今天起,你們可不可以把生活重新調整改變一下?如果能的話,確實對你的來世,乃至生生世世都有重大的意義。

行持善法是最值得讚歎的,當然,實在不能行持的話,也千萬不要聽從惡友的挑唆:「行持善法沒有意義啊,你造惡業吧,跟我一起開海鮮館……」現在的世間上,造惡業的範圍非常廣,造善業的範圍非常緲小。

以前我看過一張報紙,上面用了大篇幅敘述吃魚的"功德", 說這對身體怎麼好,能令智慧增上等等,整張報紙幾乎都在講這個。而造善事的篇幅,在最下角一個小小的地方,說是在什麼地方做白內障手術,需要仁人義士進行 捐款。因此現在世界上,造惡業的方法多,範圍廣,邪師也非常多;造善業的範圍很小,發心力量薄弱,引導的人也非常少。在這樣的環境中,不隨他人轉,自立修 行確實有一定的困難!

有人可能有這樣的想法:菩薩戒不同於別解脫戒,受菩薩戒者即使犯了根本戒也可以重受,所以犯了菩薩戒不要緊,馬上懺悔再受就可以了,這也不是特別的麻煩。

這 種想法是不合理的,為什麼呢?如果你犯了菩薩戒,相續就被嚴重的罪惡所染污,再受持菩薩戒,相續中又有了受戒的善法功德,每一次犯戒的墮罪力牽引你墮入惡 趣,每一次受戒的功德牽引你上升善趣,由於墮罪與功德兩種力量輪番交替起作用,結果將使你在輪迴中時起時伏,別說是佛陀的果位,就連獲得一地菩薩的果位也 要拖延很長時間。猶如兩個力氣相等的人,一個往前面拉,一個往後面拉,最後自己始終也達不到目的地。

頌詞中的「蹉跎」,原意是指虛度光陰、浪費時間,但此處的含義是耽誤很久。有些註釋裡說,頌詞的直接意思是說獲得一地菩薩的果位要耽擱很長時間,間接也說明了佛果就更加遙不可及了。

有些人平時說:「我犯了戒也沒關係,可以重新再受」、「我今天打架,明天在上師那裡懺悔就行了」。做壞事和做好事輪番交替,不管你住在什麼環境中,別人對你的看法也不會太好。

同樣,我們在輪迴中又造罪業又做功德,兩個互相摻雜起來,獲得登地也要很長的時間。所以大家受了菩薩戒以後,最好圓滿清淨地守持,不要今天犯一次,明天又犯一次,這樣一來,你的相續中有罪惡染污著,染污的力量也很強大,肯定得不到你嚮往的果位。

原來我們去五台山的時候,當時有一個小孩子(現在他已經是大法師了),他的行動特別快,爬山的時候總是遙遙領先,但他一會兒帽子掉了,一會兒別的東西又掉了,不停地爬上來又下去找,爬上來又下去找……

做善事可不能像他一樣,積點功德上去了,犯過失又下來了,這樣始終也達不到自己的目標。因此,受了大乘菩薩戒以後,大家應當善始善終,圓滿受持菩提心,這對每個修行人來講都是非常有利益的!

做一隻有能力的螞蟻也不要做一隻隨時會被絆倒的大象

時候我們不是被「高山」給絆倒,將我們絆倒的常常是我們心中「懦弱膽怯的小石頭」。

每個人都會受傷與受挫的時候,而你是否會因為怨懟周遭的人、事、物,而對世界失去了感恩的心,讓你對生活和生命也失去了熱情?

也許你不是每天都能充滿著熱情與活力,偶而也會有灰心喪氣的時候,但若沒有帶著希望與朌望走下去,人生的存在意義與樂趣也就會蕩然無存。

人生有很多事情都值得去感恩與感謝,只是不好負面習慣讓我們變得冷漠與無情,漸漸地讓心也變得冷漠起來。

我們在悲痛的時候常常會怨天尤人,抱怨這個,抱怨那個,如果仔細想想,若你的內心中真有了寬容的心,就能夠原諒別人,並且原諒那些對你不利的事情,讓自己的心胸寬闊無比,於是你就可以輕易的打開自己的心扉讓陽光走心裡來。

生命原本就需要沉潛冷靜,等到一切都塵埃落定、煙消霧散後,你對很多事情的看法也會變得不一樣了,原來「天下本無事」只是庸人自擾罷了,所有的事情都可能只是你心中擱著的一塊大石頭,但要看你願不願意把心裡的那顆石頭搬走。

每個人都會跌倒受傷的時候,但沒有人可以有悲觀的權利,做錯了事情,也不要一直在那裡後悔,人生所有的事情只能選擇面對,做錯了!一直後悔也沒有用,不如把後悔的時間拿來省思與檢討,累積做事、做人的經驗,減少下次犯錯的機會。

每次反省過後,我們還是要站起來準備迎接另一次的挑戰,面對另一個回合的人生。

一般人最缺乏的還是自信心,人一旦喪失了自信心,則對一切事情都會顯得灰心與沒有勇氣。

不要對自己失望,更別不要對這個世界失望,不要必太計較生活帶來的一些小曲折,不必憂慮明天的無常,只要將當下的生活,過得充實與滿意就是就是一種幸福。

每個人都想讓日子過得更舒服一些!別讓別人絆倒了自己!更別讓自己絆倒了自己,因為很多人不是被大石頭給絆倒的,而是被小沙子給絆倒的。

人生需要學習與成長,做一隻有能力的螞蟻也不要做一隻隨時會絆倒的大象。

聖嚴法師:失意得意一念間

問:這幾年,社會上的高失業率情況一直沒改善,失業衍生許多社會與家庭問題。許多人若不是自己失業,就是家裏有人失業,如果一直找不到工作,該怎麼辦呢?

答:很多人一見面,就會問說:「最近在哪里得意呀?」意思是:「在哪里工作?」好像是說,如果沒有工作,就不得意了;如果失業,那就是失意了。我想,這不太對。

「得意」是說心中沒有負擔,心很自在、快樂,所以得意;那麼,暫停為薪資而工作、為生活所需而工作的煩惱,也不算失意。

失業的原因很多,不全然是 自己能力或條件的問題,即使失業,也不要太責怪自己能力不足。我有一位信徒,他在美國的一間公司工作二十年了,已是中級幹部,就指望退休了,但有一年公司 裁員,居然把他裁掉了。他好痛苦,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什麼,也常加班,工作量也是多達兩、三個人的負荷。

「這麼為公司賣命,居然還是裁到我!」他跟我說他內心的痛苦:「我這麼努力,為什麼是我被裁?」
我問他:「沒工作之後,你沒飯吃了嗎?」
他說:「當然還有飯吃,只是沒有工作,很丟臉!」
「你應該高興,二十多年沒有好好休息,這段時間你正好可以好好修行和休息。」
「可是,我還沒有老到要退休。」
「那好,你還有不錯的體力,可以來法鼓山當義工。」

法鼓山許多工作,都是靠義工來支持的,義工的貢獻很大。所以,換個角度看,失意也可以是得意的事。
過去,工作是為了薪水及升遷;現在,做義工不是為了自己,別把失業當成失意。臺灣近來失業率下降了一點,前些年的確有失業高潮,因為有許多企業離開臺灣,移廠到大陸、越南、柬埔寨。那留下來的工人,就失業了。

那怎麼辦呢?好比,過去街上都是三輪車,但等計程車來了,三輪車夫就失業了,他們只好也去學開車,要不然就必須轉業。隨著社會發展、時代改變,總有些人是必須轉換跑道的,過渡期是會有些痛苦,但每個人都要為失業做好準備。

如果失業就會沒飯吃,那的 確很糟糕,但大部分的人失業,不會真的沒飯吃,最大的問題是失意,垂頭喪氣。如果是這樣,就要改變自己的心態了。法鼓山上有好多義工,都是故意提早退休, 在人生裏發展出「事業」以外的「志業」,一點都不失意,反而很得意。所以,一時失業的人,好好培養自己,社會還是有許多地方需要你的。
 

惡口罵人要遭受的種種可怕報應

惡口的異熟果報是墮落三惡趣中。
往昔佛在世時,尊者滿足去餓鬼界,當時看見一個餓鬼,形貌醜陋,令人汗毛豎立。這鬼的身體騰出熾燃火焰,並且口出蛆蟲,膿血流溢,臭氣熏天。有時口出火 焰長達數十丈,有時眼、耳、鼻以及身體肢節放出火焰,長達數十丈,唇口垂倒,猶如野豬,身體縱廣達一由旬。他手自抓,舉聲嚎哭,馳走東西。滿足見此情景,問道:「你先前造何罪業,如今受此劇苦?」

餓鬼回 答:「我昔日出家,貪戀執著房屋,慳貪不舍,倚仗自己出身於豪門望族,常常出言惡臭,如見持戒精進比丘,往往惡口辱罵,所以受此報應。我今悔悟,寧以利刀 自割己舌,長劫受苦,也不一日辱罵汙謗精進比丘。尊者如返閻浮提地,當以我今日的身形苦狀告誡比丘,善護口業,莫妄出言,見持戒人,應當宣揚功德。自我受 此餓鬼身形以來,已歷經數千萬載,常受此苦,此後命終當入地獄。」說完之後嚎哭倒地,如大山崩,天翻地覆。這是由惡口的罪業感召的異熟果報。

惡口的等流果則是:從三惡趣中脫生為人後,常常聽到不悅意的惡罵聲,而且恒時心情煩躁,常遭眾人欺辱、擔驚受怕、心不自在,常遇惡友。同行等流果是生生世世喜歡口出惡語。

須菩提 尊者出生於一個婆羅門的家庭。長大後,智慧顯露、聰明過人,但卻性情惡劣,見到人與畜生時,每每出口惡罵,這個習氣一直無法改掉,以至於父母親戚都很討厭 他,不願與他接觸。後來須菩提舍家來到林中修行,在寂靜的山林中,看見鳥獸乃至風吹草動,他也心生嗔恚,始終沒有歡喜的心情。當時有位山神對他說:「你今 日為何舍家來此山林之中,既不修善有何利益?徒勞自苦而已。現有佛陀在祇桓中,有大福德,能教眾生修善斷惡,現今如去彼處,必能除你的嗔毒。」須菩提聽信 此語,蒙山神之助,他被攜至佛陀前,求哀懺悔,聽聞佛法,最終豁然而悟,證得了初果。之後,由僧眾勸請,佛陀說起了他的宿世因緣。

賢劫迦葉佛出世時,佛的教法中有一比丘,常行勸化,一萬年中處處供養諸比丘僧。後來僧有少緣,竟不隨從,此比丘便出口惡罵:「你們像毒龍一樣狠心。」以此惡業,五百生中墮為毒龍,內心常含嗔毒,觸擾眾生。如今雖然得生為人,但因宿習未除,所以遇境觸緣,複生嗔心。這是因惡語業的串習力,使他生生世世都喜歡說惡語的同行等流果。

在舍衛 城境內,曾有一頭老野牛,它去飲水時陷入淤泥裏。舍利子尊者見後將它拽出,用手把它身上的泥擦得幹乾淨淨並為它宣說了三句法語,之後便離開了。老牛在對尊 者生起信心之中死去了,後於舍衛城轉生為一婆羅門子。因業力所感,他生來體態如牛,且長有兩個咽喉,還能反芻食物。長大後出家,最終證得了阿羅漢果。他即 是所稱的「牛主尊者」。往昔迦葉佛時,他曾是一位博通三藏的出家僧人。一次,看到一位年邁的比丘在慢慢悠悠地進餐,他就說:「你像老牛反芻一樣。」後來他 得知老比丘是具功德者(聖者),便誠心懺悔,以懺悔力而沒有墮入地獄。但是,以其惡語等流果他在五百世中轉生為牛,如今成為最後有者時也是體態如牛。

與此類似的例子有:
曾有一位通達三藏的比丘以博學多才而自居,他對其他比丘說:「你們就像牧童一樣。」因而於五百世中轉生為牧童。

又有一位年青比丘看見一位老比丘跳過水溝的滑稽樣子,隨口便說:「你剛才的樣子真像猴子。」因而於五百世中連續轉生為猴子。

又從 前,有位長者妻,自懷孕後,身體臭穢,人們都不願接近她。懷胎期滿,生下一兒,連骨骸立,瘦弱憔悴,令人不敢目睹,而且身體沾有糞便。他長大以後,不願住 在家裏,卻貪嗜糞穢不肯舍離。父母親友都深感厭惡,甚至不願見他。後來他被逐出家門,遊浪在外,常常吞食糞穢。人們見到他這種怪異的舉動,就叫他嚪婆羅。 後來遇佛出家,證得羅漢果。

此生他顯現這樣豬狗般的下劣行為,究竟宿世造了什麼惡業呢?
原來, 久遠以前拘留孫佛出世時,他出家為寺主,有數位檀越洗浴眾僧,完畢後又以香油塗身。在眾僧中有位羅漢,寺主見他,嗔心即起,口出惡言說:「你一個出家人以 香油塗身,這和用人糞塗身有什麼兩樣。」羅漢聽後對他生起憐憫心,於是在他面前顯現各種神通。寺主見後,當即懺悔罪業。因為惡口的業力,他在五百世中,身 常臭穢,人都不願接近。又因曾經出家,且向羅漢懺悔,所以今生遇佛出家、得證聖果。

綜上所述之案例,可知惡業酬報來得驚人的準確,不會有一絲一毫的錯亂、空耗。罵人如老牛反芻,自身即於五百世中墮為牛身;諷人以人糞塗身,自身亦五百世身常臭穢。如是種種惡口傷人,造業者自身非但得不到絲毫的便宜,反而變本加厲,需要加倍地感受苦果。

《四分律》中有一則頗有意味的公案:
往古時 期,得?屍羅國有位婆羅門,對所養的牛非常愛護,刮刷摩擦,精心護養。當時國中有一長者驅牛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一路自唱自言:「誰有力牛願與我牛共駕百 車比試高低,我與他賭金千兩。」婆羅門家的牛聽到吆喝聲,心想:主人晝夜精心餵養我,為我刮刷摩擦。我應竭盡己力,贏取這千兩金來報答主人的恩德。之後, 牛對婆羅門說:「您知道嗎?國中有位長者,今天宣言誰有牛願與其牛駕百車而賽,可賭金千兩。您可前往他家,說有牛可以比試。」婆羅門聽後即去長者家如是而 說。於是兩人驅牛正式駕車比賽,時有多人在場觀看。婆羅門在眾人面前對牛說:「禿角!可牽!」牛聽到污辱它的話,當即感到羞恥,不願出力競爭,於是長者牛 獲勝,婆羅門輸金千兩。

賽後婆羅門對牛說:「我這樣晝夜精心飼養你,以為你會為我盡力,勝過彼牛,沒想到你對我的報答是讓我輸金千兩。」牛很委屈,解釋 說:「你在人前羞辱我,說『禿角可牽』,使我臉面丟盡,所以我不願奮力競賽。你如能改變態度,不以惡名形容我的醜相,可去對長者說:『能否再與我牛比試一 場?這次可出二千兩金。』」婆羅門對牛說:「這回莫再讓我輸金。」牛說:「你不可再羞辱我,要於人前讚歎我,說我好牽,端嚴,好角。」於是婆羅門又與長者 再次比試,這次賽前,婆羅門在人前讚歎牛說:「我牛好牽,端嚴,好角。」牛一聽此語,精神振奮,結果競賽得勝,婆羅門贏二千兩金。

從這則 公案可知,畜生亦有自尊心,受辱罵時尚感羞恥,不願盡力,何況人與人之間,如受惡語中傷,豈能不因心靈受到打擊而滋生報復之心?所以從眾生相處互感的報應 來看,正如孟子所說:「愛人者,人恒愛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反之亦然,罵人者人恒罵之,損人者人恒損之。這是由惡口傷人的業力必然回應而來的感受等流 果。所以即便是旁生,如果我們能夠慈悲愛護它們,它們也會懂得報恩,如果以惡語傷害它們,它們也會伺機報復,即使當時力弱無法報復,但此怨恨之氣始終蘊在 心田,若無對治,在未來世也必定會暴發出來。

與前述同理,在嚴厲的對境面前說粗語,果報極其慘重。這裏嚴厲的對境包括佛像、佛塔、佛菩薩、上師、僧眾、比丘、沙彌、父母等。

波斯匿 王,引兵過祗桓時,聽到一比丘誦經,音聲甚妙。王頂禮白佛:「願能見誦經僧,施予十萬錢。」佛說:「當先給錢,然後可見。因王如果先見,絕對不會施錢。」 於是波斯匿王先施錢,後見比丘。當他看見比丘容貌醜陋、異常矮小時,果然生起後悔之心。

王問佛是何因緣,佛告訴他:「在迦葉佛涅槃之後,當時有王,起建一 座塔廟,安排四臣督工,其中一人懈怠不勤。國王就責備他,結果他心裏憤憤不平,埋怨道:『這麼大的佛塔,幾時可以建成。』因為對佛塔說怨言,他五百世中都 轉生為侏儒,身材極其矮小。工程完畢以後,他隨施一寶鈴掛於塔上,以此因緣,感得五百世音聲微妙。」

從前一人對著一尊斷指的佛像說「斷指佛」,沒想到他立即自指斷落。這樣的公案還有很多。所以我們不應對佛塔、佛像肆無忌憚地指手劃腳,看見佛像時,不能說佛像不莊嚴,只能說畫師的技藝有差別,否則會感受悲慘的苦果。

以下是對僧眾惡口辱罵的果報。
佛在世 時,王舍城有位長者,財寶無量,不可稱計。長者妻懷胎十月,臨產之時,胎兒卻始終不肯出生。不久,其妻又有身孕,十月後生下一兒,而先懷子仍然住在右肋。 這樣接連生下九子後,先懷子仍不肯出。後來長者妻生了重病,用各種湯藥來治療,都無起色,最終醫治無效而死。親人眷屬將她的遺體抬到墳間,請來大醫師耆婆 破腹,結果取出一小兒,身體雖小,鬚髮卻已皓白,他彎腰俯身而行,環顧四周,開口對親屬們說:「你們當知我因為前生惡口辱罵眾僧,所以身處母親熟髒之中, 經六十年,受此苦惱。」親屬聽到此話後,號啼悲哭,不能言語。爾時世尊知道此兒善根成熟,遂領大眾來到停屍處所,呼小兒說:「你是長老比丘嗎?」小兒答: 「實是。」接連問了三次,小兒都答是。當時大眾見小兒與佛這樣對答,各懷疑惑,前來問佛,這老小兒前世造何業,剛產即鬚髮皓白、彎腰俯身而行,且能與如來 對答。

爾時世 尊告諸大眾:「往昔迦葉佛出世時,有眾比丘結夏安居。眾僧和合,差一老比丘作僧維那,大眾共立制限,在這次安居中,要得道僧才可共眾自恣,如未得道不許自 恣。結果,只有老維那未得道,僧眾不許他布薩自恣。老維那心中惱恨,怨道:『我專門營理僧事,讓你們能安穩行道,今天竟被拒之門外,不許自恣布薩羯磨。』 隨即辱罵眾僧,不久被捉,關於室中。老維那怨氣未消,嚷道:『我要讓你們常處黑暗,不見光明,和我今天被關在暗室中一樣。』說完後自殺而死,墮地獄中,受 大苦惱,今日方才得脫,承此余報,所以在母胎中受如是的痛苦。」

如果以造論著書對僧眾說惡語,將成現法受業而立遭報應。
從前,漢地有位大智者造了一部論,將僧眾喻為毒蛇。一次,他與眾多僧人同行,途中,突然說道:「你們快跑吧!我好象要受業報了。」剛一說完,他的雙手粘連在頭上成了蛇頭,雙足粘在一起成了蛇尾,全然變成了一條黑黝黝的毒蛇,向林中竄去。

此外,取惡名的罪過也極為嚴重:往昔,迦葉佛時,一位通曉三藏的比丘西哦色嘉,他出言不遜給諸多聖者比丘起「猶如馬頭」等許多惡名。結果從人壽二萬歲時死去轉生為大鯨魚,身體具馬頭等十八個頭相的旁生,到人壽百歲時釋迦牟尼佛出世之間一直感受痛苦。

昔 日,釋迦族五百女子的丈夫被暴軍斬盡殺絕,後來帕吉波國王的軍隊又將此五百女子的手腳全部砍斷,不久,她們就死去了。這是由於她們曾是迦葉佛教法中的五百 僧人,當時,給諸比丘取「斷足」、「斷臂」等惡名,以此惡業於許多世中墮入地獄,又於五百世中被砍斷手腳而亡。無論取什麼樣的惡名都會感受五百次那樣的等 流果報。若對比丘、沙彌等取惡名,其異熟果將墮入地獄。
 

為什麼要做佛事 —書摘自 學佛知津 —文/ 聖嚴法師

前言
你們是為了慎終追遠,報答親恩,或是為了超度眷屬,紀念故友,或是為了植福延壽,消災免難等等的因緣,來作一番莊嚴而隆重的佛事;你們花費了很多的物力 財力和人力,來成就此一善舉,但是,真正做佛事的意義,你們完全瞭解嗎?請你們細心地把這本小冊子讀完,那麼,這堂佛事,就更有意義,更有功德了。因為這 裡面將向你們介紹佛事的定義、佛事的用處、死亡的問題、亡靈的性質、以及誦經、禮懺、放焰口等的意義。??
什麼叫做佛事?

廣義的說:凡是做的信佛之事、求佛之事、成佛之事,都叫做佛事。佛說人人都有成佛的可能,只要你能信仰佛所說的成佛方法,依法實行,必將可以成佛。所以 佛事的範圍有狹有廣,所謂「佛法無邊」,就是廣義成佛的方法之多,多得不勝枚舉,例如拜佛、念佛、行善止惡,說佛所說的話,行佛所行的事。要做到「持一切 淨戒,無一淨戒不持;修一切善法,無一善法不修;度一切眾生,無一眾生不度。」換句話說,就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也就是積極地自救,尚要積極地救 人。
因為佛教主張成佛要從建立一個完美的人格開始,所以先要勸人不殺人、不偷盜、不犯他人妻女、不欺誑、不酗酒,這與儒家的五 常,仁、義、禮、信、智、非常相近。進一步要使人成為超出於凡夫之上的聖人,佛教所說的聖人,是指解脫了人間種種苦惱的人,例如生與死、老與病等等,這些 苦惱解脫以後的境界,便是佛教的目的。
如何達到解脫生死苦惱的目的,那就要信仰佛所說的方法,照著去實踐。看經、誦經、聽經、便是看的、誦的、聽的解脫生死乃至成佛的方法。所以,真正的佛事,是要大家自己來做。
但是,對於不懂佛法不會修行的人們,遇到他的父母親友死亡時,在沒有辦法之中,只有請出家人代做佛事,的確也有用處。本文中所講的「佛事」,大部分便是側重於這種狹義性方面的說明。
請出家人做佛事有什麼用處?

出家人是修持佛法的人,也是弘揚佛法的人;是職業的修行者,也是職業的弘法者。因他們做的佛事有功於人也有德於己,你供給他們的生活所需,使得他們安心地做佛事,你也就間接地有了功德。所以佛說出家的僧尼,是眾人的功德福田。
本來,出家人的職責,並非專為超度亡靈,甚至可說,出家人要超度的主要對象,是活人而非死人,雖然佛法的修行者,的確重視臨命終時的補救法門。
臨命終時怎麼辦?

人,當在出生的時候,就已決定了死亡的命運,所以,生的情景未必可喜,死的情景也未必可哀。以佛法來說,若不出離生死,都是可憐憫者!
因此,信佛學佛的人,平日所做的佛事,在臨命終時最能得力。平日修行有素,命終之後,必可出離生死的凡界,往生佛國的淨土。
人死之後的去向,有三種力量來決定他的上升或下降:1隨重,隨著各自所造的善惡諸業中的最重大者,先去受報。2隨習,隨著各自平日最難革除的某種習氣,先到同類相引的環境中去投生。3隨念,隨著各自臨命終時的念頭所歸,而去受生六道,或生佛國淨土。
由於如此的原因,佛教主張人們應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應當革除不良的習氣,應當著重平日的心念,乃至念念不忘佛法僧三寶,唸唸要將自己所作的一切功德,做為往生佛國淨土的資本和道糧。
學佛的工夫,主要是靠平時的修行,歸依三寶,受持五戒,供養佈施,禮懺誦經,救濟貧病,造福社會。假如平時沒有進入佛法,臨命終時,尚有一個補救之道, 那就是根據「隨念往生」的道理,勸他一心念佛。勸他萬念放下,切切不要怕死,切切不要貪戀家屬親友和產業財物,切切不要心慌意亂,應該一心念佛,念「南無 阿彌陀佛」,若已無力出聲念,則在心中默念,他的親屬如果真的愛他,那就不可在他彌留之際放聲大哭,那只有使他增加痛苦和下墮的可能。並且要勸大家陪伴念 佛,使得臨終之人的心念,融洽於一片虔敬懇切的念佛聲中。若能如此,死後當可往生佛國淨土,若其壽數未盡,也能以此念佛功德,使他早日康復,福壽增長。
人將命終,或坐或臥,側臥仰臥,均以他自己感到舒適為宜。若已昏迷而尚未斷氣時,切勿因他有便溺沾身就給他洗澡或擦拭,以免增加他的痛苦?惱而影響到死 後的去路。命終之後,鼻息雖斷,只要尚存一絲曖氣,他的神識仍未脫離肉體,故須經過八小時後,才可為他浴身更衣,若用火化,最好是在經過二十四小時後。
人死之後,若不超凡入聖,一般說來,便成了亡靈。
亡靈是什麼?

說到超度亡靈,先要說明亡靈的性質。人死之後的生命主體,稱為亡靈。民間一般的觀念,認為人死之後即是鬼,而且永遠做鬼;在我們佛教,決不接受如此的觀 念,否則,就談不上超度兩字了。佛教看凡界的眾生,共分為天、人、神、鬼、傍生(牛馬乃至蚊蟻等動物)、地獄等六大類,在此六類之中生來死去,又死去生 來,稱為六道輪迴,所以,人死之後,僅有六分之一的可能成為鬼。佛教使人超出並度脫了這六道輪迴的生死之外即稱為超度。
但是,凡 夫在死後,除了罪大惡極的人,立即下地獄,善功極多的人,立即生天界而外,一般的人,並不能夠立即轉生。未轉生的亡靈,卻不就是鬼,那在佛教稱為「中有 身」或名「中陰身」,即是在死後至轉生過程間的一種身體,這個中陰身,往往就被一般人誤稱為鬼魂,其實它是一種附著於微少氣體而存在的靈質,並不是鬼魂。
中陰身的時間,通常是四十九日,在這階段之中,等待轉生機緣的成熟。所以,人死之後的七個七期之中,親友們為他做佛事,有很大的效用。若以亡者在生時最 心愛的財物,供施佛教,救濟貧病,並且稱說這是為了某某亡者超生而做的功德,亡者即可因此而投生更好的去處。所以佛教主張超度亡靈,最好是在七七期中。如 果過了七期之後,再做佛事,當然還是有用,但那只能增加他的福分,卻不能改變他已生的類別了。假如一個人在生作惡很多,注定來生要做牛或做豬,當他死後的 七七期中,若有親友為他大做佛事,並使他在中陰身的階段聽到了出家人誦經,因此而知道了一些佛法的道理,當下悔過,立意向善,他就可能免去做牛做豬而重生 為人了;如果當他已經生於牛群豬欄之後,再為他做佛事,那只能改善這條牛或這頭豬的生活環境,使之食料富足,不事勞作,乃至免除一刀之苦,被人放生;如已 生在人間,便能使他身體健康,親友愛護,事業順利;如已生到西方極樂世界,也能使他蓮位的品級升高,早日成佛。
誰該做佛事?
一般人以為,做佛事是出家僧尼的事,其實,這僅說對了一半,因為,出家人固然要做佛事,如果你想得到佛法的受用,必須也要自己來做佛事,與其等到死後由親友們為你做佛事,何不趁活著的時候,親自做些佛事呢?
佛法的超度對象,主要是活人,如果平時不修行,臨死抱佛腳,功效雖也可觀,但已不及平時有準備的落實可靠了;如果自己不做佛事,死後由親友請了僧尼來代 做,功效自然又差兩層了。所以「地藏菩薩本願功德經」中說,若由活人超度死人,死人只能得到其中七分之一的功德,其餘的六分功德,仍由做佛事的活人所得。
因此,我要勸你,你既來佛寺請出家人做佛事,必定對佛教存有敬意,如果尚未歸依佛教,歡迎你早日歸依,歸依之後,再慢慢地理解佛法,如法修行,豈不更好?
你來請僧尼做佛事,是為超度你的親友,或為安慰一下你對已故親友的懷念之心,所以這一佛事的主動者,就是你。佛法講求誠心,有誠心即有效應,誦經拜懺的 出家人,固然要至誠懇切地做,你來請求他們誦經拜懺的心,也要非常地虔敬,要深深地相信他們所做的佛事,必能使亡者得到很大的利益。
佛法講求感應,感應的動力,就是至誠心,誠意的深淺,可以決定感應的大小,如人撞鐘,重重地撞,便大大的響,輕輕地撞,便低低的響。
因此,同樣的做一場佛事,所得的效果,則因誠心的差異而有大小不同。佛教主張大家親自做佛事的原因也在於此,所謂「各人吃飯各人飽,各人生死各人了。」 如果由他人代做佛事,在受用上差得太多,萬一自己未及信佛學佛便亡故了,則以有血統關係的親人代做最好,所謂母子連心,在生時容易相互感應,死亡後的親情 之間,也最能引發至誠懇切之心。所以,地藏菩薩在過去很遠的時劫中,曾經數度為孝女,每次均以至誠心為亡母而做佛事,拜佛、供佛、念佛、求佛,感得佛或羅 漢等的指引,而使亡母超度。
如果沒有骨肉至親,或者不是骨肉至親,那麼,與亡者生前有關係的人,要比無關係的人,更容易引發虔誠心,更容易產生感應的效果。
因此,我要奉勸你,既來佛寺禮請僧尼做佛事,做佛事的中心者是你和你的家人親友,而不是僧尼,僧尼做佛事是他們的日常功課,你做佛事是為了超度你親友的 亡靈。照理,你和你的家人親友,都該參加誦經拜懺,如果不會的話,至少要在這天齋戒沐浴,摒除葷腥淫慾,專念「南無阿彌陀佛」
誦經做什麼?

佛經是佛所說的信佛、學佛,而至成佛的方法。方法無邊,所以佛經的數量和名目也很多,在我們這裡,最適用和最通行的,則有華嚴經,法華經,地藏菩薩本願功德經、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佛說阿彌陀經,心經等。
誦經的起源,出於印度釋加佛的時代,因當時的佛經,既沒有印刷本,也不用抄寫本,都是靠著以口傳口地口口相傳,所以,要聽佛的弟子們代佛說法,往往是聽 他們將所曾聽過而已熟記的佛經背誦出來,自己要想熟記某一部佛經,也得下工夫把它背誦出來,到後來,誦經便成了學習佛法和宣傳佛法的基本工作。
但是,佛教徒為何要把某一部經,誦到爛熟之後,還要在佛像之前一遍又一遍地誦呢?這有兩層理由。
第一是把佛經當作一面鑒察我們心行標準的鏡子:凡夫難保自己不犯錯,有時犯了錯,尚不能知錯改錯,但當面對佛像,口誦佛經之時,就同聽到佛在親口說法來 教誡我們一樣,使我們一次又一次地策勵修行;已經犯的過錯,趕快改正,尚未犯的過錯,決心不犯,已經修的善功,努力增加,尚未修的善功,立志去修。這像一 位愛美的女士,閨房中有了鏡子,出門時也要隨身攜帶鏡子,早晨照過鏡子,偶一動作之後又要再照鏡子,今天照了鏡子,明天、後天、大後天,乃至明年後年,還 是要照鏡子,那無非是為要保持或增加她面容的整潔美麗而已。
第二是將誦經當作代佛說法的神聖使命:佛法的主要對象是人,除人之 外,六道眾生之中,尚有天、神、鬼,以及少數的傍生或畜生(動物),也能信受佛法。所以,雖在無人之處,或在無人聽懂所誦的經義之處,只要有人誦經,就有 異類的天、神、鬼、畜,來聽我們誦經。天、神、鬼三類的眾生,以及部分的傍生,均有或大或小的神通,我們誦經之時,只要專誠,即能感應它們來聽經。若你為 你亡故的親友做佛事誦經,你的誠意初動,你那親友的亡靈,就已得到了消息,必定會如期前往聽經;亡靈的靈性特別高,縱然在生之時從未聽過一句佛法,死後聽 經,也能依其善根通解信受。
拜懺做什麼?
拜懺,又稱為禮懺,就是禮拜諸佛菩薩,懺悔自己的一切罪業。
凡夫的言語行動,如果加以深切仔細的考察,可以說經常都在犯罪造業。凡夫的生死輪迴,即是由於各自所造的「業力」所牽引,如在過去世中不曾造下罪業,現在便不會再做凡夫,如果今生斷除了一切罪業,當下就是聖人的境界。
凡夫是很苦惱的,對於過去生中所帶來的罪業,無可奈何,對於今生已造的罪業,也無可奈何,從今以後要想不再繼續造罪,仍是毫無可能。因此,我們偉大的佛陀,即以大慈悲心,為凡夫眾生,說了一個懺悔罪業的法門。
前面所說的誦經,是讓我們對著佛法的鏡子來照,現在所說的懺悔,是教我們把自己的心放進佛法的水中去洗。拜懺的功用,即在於洗刷我們這顆污染著罪垢的心。
所以,對佛懺悔,並不是求佛赦罪,而是求佛證明,向佛坦白自己所作的罪業,下定決心,不再故意作惡。對他不起稱為懺,對己認錯稱為悔;佛菩薩是如此的偉 大慈悲與清淨圓滿,佛菩薩希望我們也成為偉大慈悲與清淨圓滿的聖人,我們卻仍在自作自受的罪業中打滾,所以要懺悔。我們拜懺的作用,即是洗刷自己的罪業之 心,好像是從沙裡淘金,漸漸地將沙淘去,就得著了黃金;我們向佛拜懺,漸漸地將罪垢懺除,就得著了清淨的解脫之心。
在中國的各種懺法儀規,是由許多祖師根據佛經編成的,最盛行的,則有梁皇寶懺、三昧水懺、大悲懺、藥師懺、淨土懺、地藏懺、千佛懺等。修這些懺法的人,歷代以來,均有很多靈驗傳載,的確可謂「功不唐捐」。
拜懺,最好當然是你自己親自來做,如你自己尚未學會,或者覺得拜的尚不夠多,禮請僧尼來做,或代你亡故的親友來做,自然也有功德的,其中的道理,則與誦經相同。
放焰口做什麼?

焰口是指鬼道之中的餓鬼,鬼道眾生分為三等:1在生之時,做了很多善事,若投為鬼,便成福德大力的多財鬼,一般人所信的城隍及土地等神祇,即屬於此類的 鬼神。2在生時做的善事不多,若投為鬼,便成薄福少力的少財鬼,一般所信的鬼,多半就是此類。3在生時慳貪吝嗇,一毛不拔,專佔他人的便宜,若投為鬼,便 成無福無力的餓鬼,一般人所說的孤魂野鬼之中,即有餓鬼,這一類鬼的食量極大,喉管卻極細,有了食物也難以果腹,何況由於業報的關係,它們很難見到食物, 縱然得到了可口的食物,進口之時,卻又變成了臭穢的膿血,所以它們常受餓火中燒,烈焰從口而出,故名「焰口」。
佛陀慈悲,說了好 多種神咒,例如淨業障真言,變食真言,開咽喉真言等。凡是依法誦持這些真言神咒之時,被召請前來的餓鬼們,就可仗佛的神通願力而飽餐一頓,飽餐之後,再為 它們宣揚佛法,勸他們歸依佛法僧三寶,為它們傳授三昧耶密戒,永脫鬼道的苦惱,這就是放焰口的作用和目的。
因此,放焰口對於鬼道來說,等於是無限制的放賑,所以又叫做「施食」。如果你的亡者親友,並未墮落於餓鬼道中,放焰口就相同於代他們做了放賑濟苦的功德,所以也是有用
人鬼之間的佛事

一般人誤將做佛事,看成專為死鬼而設的儀式。因此我要再度的告訴你:佛法的主要對象是為活人而非死鬼,為亡靈超度,乃是一種補救的辦法,不是佛教的中心工作。
所以,做佛事宜在生前,死了人固然要做佛事,結婚、生產、禳災、祛病,祝壽、謀職、開張、交易、建造、安居、行商等等,也都應該做佛事。修功積德,行善 致福,做佛事豈僅為了度亡而已?佛法能致現生之福,能致後生之福;能致人天富貴的世間福果,尤其能致福智圓滿的究竟佛果。
民間習 俗,以為誦經拜懺,可給鬼魂在陰間當作錢用,又焚燒紙庫錫箔及冥票,給鬼魂在陰間增加財富。其實,佛法門中,沒有這種觀念。誦經拜懺是為亡者超度增福,亡 者死了也不一定入於鬼道,鬼道的眾生也用不著人間給它們錢用,用錢僅是人間貿易的媒介物。焚化紙錢,也僅中國大約自漢唐之世流行下來的民間風俗而已。
既然人死之後,若不解脫生死,也只有六分之一的可能生於鬼道,所以請你不要確定你的親友死後就成了鬼,你應以虔誠心祈禱佛法的加護,加護你的亡親故友,超生西方極樂世界,至少也該盼望他們生於人間或生於天上才是。
在中國大陸,尚有一種風俗,即是男人死了,要請和尚做一場「過渡橋」或「破地獄」的佛事,女人死了,則做一場「破血湖」的佛事。這在佛法中也無根據,佛教既不以為人死之後必墮地獄,何以一定要把新死的亡靈引到地獄中的「奈河」及「血湖」中去走一趟呢?
所以,我要奉勸本文的讀者,應當自己來做佛事,並當明白為何要做佛事?當做什麼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