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燈塔的愛

燈塔的愛
     一個美麗的小島上,矗立著一座燈塔。常常在夜晚即將來臨時,亮起它明亮的燈光,為遠航的船隻照亮行程。在狂風大作,海浪吼嘯時,它依然巋然不動,默默地堅守著它的職責。


        這是一個環形的小島,天然形成一個小小的港灣。島上非常美麗,奇花異草遍佈整個小島,引來許多鳥兒棲息。燈塔面對大海,背靠小島,每天為往來船隻引渡,這種日子令它無比滿足、快樂悠然。


       一個風平浪靜的午後,港灣裏停泊著一艘剛剛歸航的小礎。燈塔在陽光的照耀下慵懶地小憩,一陣微風吹過,它注意到在小船不遠的前方,一隻海鳥矗立在岸邊的石頭上好久了,一會望望這,一會看看那,只是那眼光落處從來沒有離開過燈塔,這引起了燈塔的興趣。


        
情看似偶然,也是必然。它們相識了,海鳥從對面的岩石來到了燈塔的身邊,它們離的更近了,也更默契了。日子一天天就這樣過去,它們感到好快樂。每天當夕陽 西下時,一片晚霞映紅海面,遠航的船兒也滿載著魚兒歸航,成群結隊的海鳥翩翩飛舞,唯有這只海鳥卻伴在燈塔身旁,無怨無悔。

        風和日麗的日子裏,海鳥會盤旋在燈塔周圍,或是停留在它的肩上。望著各色的蝴蝶在花間飛舞,鬱金香綻放著它的嬌豔,不知名的樹也開出了鮮豔的花朵,有時燈塔和海鳥會情不自禁地唱起歌,心裏的那份滿足不覺間溢滿胸懷。


         一個暴風雨即將來臨的日子打破了它們平靜的生活。那天烏雲密佈,狂風大作,海浪在不斷地咆哮著。燈塔說:你去遠處有人家的地方躲躲吧,我這裏除了一盞燈,
別無它物,不能給你以庇護。可海鳥卻倔強地一扭頭說:我不怕,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麼也不怕。燈塔打亮它的燈光以驅逐海鳥,可是它卻一點也不為所動。望 著在風中懾縮的海鳥,燈塔的心碎了,它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無能,看著心愛的人在寒風苦雨中掙扎,卻無力保護。

         從那以後,燈塔漸漸疏遠了海鳥,海鳥一次次飛臨燈塔的肩上,卻又一次次被燈塔驅逐。海鳥傷心地盤旋在燈塔上方,眼淚不覺掉到了海裏。它只有停留在燈塔對面的沙灘上,仍然癡癡地望著燈塔。


        
兒仍在綻放,蝴蝶依舊在花間飛舞,只是這在海鳥的眼中已失去了它的意義,它不知為什麼燈塔會如此絕情,難道它忘了曾有過的快樂?難道以前對自己種種的好都 是假的?傷心卻又倔強的它,望著同伴因冬天將至而離去的背影,卻遲遲不肯離去,它期盼著有一天它的燈塔再次展開迎接它的手臂。

        冬天還是來臨了,望著皚皚的白雪,望著仍舊絕情的燈塔,海鳥絕望了,它終於決定離開這個曾有過快樂和傷心的小島。它最後望了一眼燈塔,展開翅膀飛走了。身後的燈塔用無限眷戀的眼光目送著它矯健的身影,好似在說:有一種愛,不只是佔有;有一種愛,是為了讓對方生活得更好。

不要用修行傷你的心!

一個具共通性的問題:我們平常工作已經很累了,怎麼還有時間修行?
如果降低工作品質,在這個不景氣年代,很可能會被裁員,請問法王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修行?
    法王針對這個問題回答說:所謂修行,就是修心,然後放到行為上用。
心需要一個家,這個家不在外面,如果心裏有個家,無論外在發生什麼事,
都會覺得滿足、安定,內在有個家,心就可以休息休息、輕鬆輕鬆。
法王說,在藏文裏,修行有兩個意思,「修」是指心中的慈悲、關愛,
「行」是付諸身語的行動。要注意的是,這兩個字,都是「動詞」,就是要付諸實際行動。
有行持,就會牽動整個社會,引起改變。
只有發願是不夠的,要展現于行為,修行的力量才會顯現出來。
    【你的心,聽話嗎?】
修行,就是要管好自己的心,如果我們不適時叫回外馳的心,久了它就會不聽話。
法王說,如果修行,有光明的心,就算明天會死,光明的心也不會死,死亡時也許會失去一切,
色身、財物都會消失,但光明的心和寧靜會一直陪著你;而如果不修行,沒有光明的心,
看待世界都是負面的,就會覺得什麼事都沖著你來,連看自己也都只看到負面的,
生命就會變成一場自己和自己的戰爭。
   生命中難免有逆緣,法王說,消除逆緣最好的方法,就是心的光明。
心的本質,是清涼、透澈、喜樂,具有光明的覺照力量,有種內在的寂靜
(此處法王說英文inner peace)。
即使在死亡時,有了心的光明,就不會看到死亡的黑暗,
心的清涼、喜樂、寧靜是不會和我們分離的。而所謂修行,
就是恢復心的光明、清涼、溫暖。問題是,怎麼做呢?
    【避免三種錯誤的修行觀念】
    此處,法王提到,要避免三種錯誤的修行觀念:
    一、不要把修行當成有時間性;
    二、不要把修行當成功課;
    三、不要把修行當成儀式。
  第一點,修行不應該有時間性。不要把它當工作,有上班、下班時間,法王半開玩笑說:
像我就是整天在『工作』。
  修行有「時間性」、有「下班時間」的人,平常不修,進了佛堂,勉強去修也行,
但會覺得不舒服,一坐上座墊,發覺和菩提心、慈悲心都不熟,就在那裏想:
菩提心你在哪里呀,快過來快過來…”
平常生活中不觀修,進了佛堂就要開始修行,就像沒有暖身,就要開始激烈運動,
是會傷身的,不要用修行傷自己的心,修行要自然、平靜、習慣,心不是犯人,
不要用暴力解決!”“修行,是慢慢熟練的過程,不要很暴力的,希望啪一下解決。
   譬如觀修慈悲,平時不修,修法念誦法本到願眾生皆具足一切樂及樂因,
願眾生皆淨除一切苦及苦因時,就會覺得很奇怪,連小慈悲都沒有了,
又如何能對一切有情眾生自然生起慈悲心?
所以,我們就要有次第、由近而遠的,從自己的母親開始觀修起,而後漸漸擴及有情眾生,
這就是一個自然開展慈悲心的過程。
   第二點,不要把修行當功課。法王說,譬如做四不共加行,有些人太在意數字,
連做大禮拜也去找一塊比較滑的板子,心想這樣滑得比較快,
趕快做完,我就可以去領受什麼特別本尊法,上師也會覺得我好棒。
這樣拚命趕功課的結果,數字是進步了,但心卻一點都沒有改變。
重點是信心的增加,而不是數字的增加。
 “功課不是給上師看的,是給自己看的,功德是要獻給自已的。法王提醒,
重點是心性,有些人太在意數位,譬如做十萬遍四加行,累積了很多個「0」,
心性上卻沒改變,結果還真是個「0」。
  第三點,不要把修行當儀式。
法王說,不要把珍貴的法寶變成鄉下的祭祀儀式,觀修本尊時,
重點是去思維特殊法相或法器內在的涵意。
  譬如四臂觀音,華人都覺得很奇怪,觀音菩薩怎麼會有四條手臂?
法王用中文開玩笑說,是不是觀世音菩薩幹得不錯,所以佛陀就『欽此』,
多賜給他兩條手臂?多出來那兩條,也不是藏人裝上去的,
那不是藏人幹的”……光這四臂就有這麼多妄念,那觀修千手觀音時怎麼辦?
重要的是,要想這四臂代表的功德特質是什麼,那是慈悲喜舍
四無量心的象徵,要思維這四無量心的功德。
    【你看到生活裏,熱呼呼、香噴噴的佛法嗎?】
  如果避免了上述三種錯誤的修行狀況,接下來要怎麼做呢?
就是直接去觀修生活裏、人世間熱呼呼、香噴噴、活生生的佛法,
而不只是去修持那些幹幹的文字。
所謂佛法,不只聽到,還要看到,要有直接體驗,就像釋迦牟尼佛成道前,
出王城四門看到的生老病死苦和修行寂靜之樂,那就是悉達多王子直接體驗到的
那種對生命本質的直接體驗,對修行歷程是相當重要的。
  至於在生活裏怎麼修呢?法王說:修行就在你的工作裏,就看你用不用。
當你設計或販賣一樣東西時,可以帶著「佈施之心」,讓它的品質更好一點。
佈施,不一定要真的給一樣東西,帶著善意努力工作,本身就是對社會的佈施,
這是真正的菩薩行,真正的佈施。就像佛陀圓滿了佈施波羅蜜,
但世間還有那麼多貧困的人,他到底給了什麼?
法王說:佛陀給了他的未來,他的證悟是未來眾生無盡的資糧。
未來無量,眾生也無量,豈不剛剛好?
  所以我們每天早上一起來,要憶持皈依戒,思維諸佛菩薩的功德,
發願今天的一切身語意,都要利他,不傷害任何眾生,這就開始了「美好的修行的一天」。
  有工作的人,要發願我們的工作帶給別人快樂,幫助別人,讓辦法、讓品質提高,
這就是工作裏的修行和佈施。
  有孩子的人,努力把孩子教養成慈悲利他的人,這樣養孩子本身就是一項修行
  有伴侶的人,擴大對伴侶的感情,就成為對眾生的愛和慈悲,
真正的慈悲,是有感染力的會自然影響伴侶,法王說,當一個太太非常慈悲,
他先生即使只是到花園裏澆水,都不知道為什麼會覺得很溫馨呢。

明一法師:隨順世緣明白覺

前幾天寫了日記《隨順世緣明輪回》,講了佛教中的輪回問題。因為佛教的輪回問題一直是障礙人們相信佛教修行的關鍵問題。同時講了我們的輪回主體就是我們的「覺的能力」。如果能夠明白這個問題,就有助於我們修行,自然也有助於我們增加隨順世緣的能力。

「覺的能力」這四個字,自己以為講明白了,可能是自己認為這四個字已經表達了它的意思。「覺」從字面上來看,就是感覺,那麼這四個字「覺的能力」就是感覺的能力啊。我們的感覺的能力,從來沒有變化過,即使是在醫院動手術,打了麻藥也沒有失去過,只是被物理藥物迷惑了而已。

《楞 嚴經》中記載,佛與波斯匿王的一段對話:「佛告大王。汝見變化,遷改不停,悟知汝滅。亦於滅時,汝知身中有不滅耶。波斯匿王。合掌白佛。我實不知。佛言, 我今示汝不生滅性。大王,汝年幾時,見恒河水。王言:我生三歲,慈母攜我,謁耆婆天,經過此流,爾時即知是恒河水。佛言大王。如汝所說,二十之時,衰於十 歲,乃至六十,日月歲時,念念遷變。則汝三歲見此河時,至年十三,其水。

雲何。王言:如三歲時,宛然無異。乃至於今,年六十二,亦無有異,佛言:汝今自傷 發白麵皺。其面必定皺於童年。則汝今時,觀此恒河,與昔童時,觀河之見,有童耄不。王言:不也,世尊。佛言大王。汝面雖皺,而此見精,性未曾皺。皺者為 變。不皺非變。變者受滅。彼不變者,元無生滅。雲何於中受汝生死。而猶引彼末伽黎等,都言此身死後全滅。王聞是言。信知身後舍生趣生。與諸大眾,踴躍歡 喜,得未曾有。」

裏的「見精」被自己說成「覺的能力」。而這個「覺的能力」被古代的人以「這個」、「自性」、「心」等等名詞來解釋。但是,就像「覺的能力」這個詞一樣,不 管用什麼詞都難以把它說明白透徹,所以有定義都是錯的。自己明明知道這個錯誤,但是無能為力,只好用「覺的能力」來指給大家看,具體是什麼樣的,還要大家 自己去體會。

教中所謂標月指,它只能指給你看,無法說明,就是說的這個。這有點像數學中的極限值,我們只能用一個極限值符號來表示,在座標上是無法點出來的,因為有一 個點就不是極限了。自己用「覺的能力」這四個字,是自認為比較容易被現代的人所理解,如果得不到認可,只好沉默或者將來換一種說法。

「覺 的能力」從上面《楞嚴經》(還有其他很多經典中也有說)中的文字看出,他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不會因為我們還沒有出生而沒有;不會因為 我們死了而失去;不會因為我們被麻醉而消失;不會因為我們的專注而清晰;不會因為是聖人而增加;不會因為我們是凡夫而減少……

是,「覺的能力」對外界產生的感覺結果,會因為我們的迷惑而對外界產生錯誤的判斷。最明顯的時候就是因貪、嗔、癡的存在,而引發苦、樂的時候。比如手術時 被麻醉了,並沒有不疼了,而是疼被迷惑了。在娘胎裏面受苦和死亡後的受苦中就更不用說了;再比如我們常說的「得意忘形」的時候也是一樣。

所以,我們凡夫就像被麻醉的病人一樣,常常處於迷惑的狀態。我們因為貪、嗔、癡產生苦、樂的時候,就是處於迷惑的狀態。佛和聖人們則是常常處於覺悟的狀態,所以我們才有得修行,才能修行成佛。這也是佛說:「大地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的原因。

這裏一定要注意「覺的能力」與「覺的結果」之別,前者是不生不滅……本自具足,後者則是因眾生迷惑與覺悟狀態的不同而千差萬別。
 

孝順父母,家族和命運都有梵天守護

孝順父母,家族和命運都有梵天、帝釋、四大天王守護
1、大小乘的佛經中,非常強調對雙親的孝敬。一個人若能做到這一點,那在他的家族中、在他的命運中,會得到梵天、帝釋、四大天王為主的白法天尊之護佑和加持。同時,諸佛菩薩化現的善知識也非常喜歡這種人,對他進行加持之後,他的家族中會不離堪為世間應供的阿闍黎。

2、恭敬父母的人,其家族中不離護法天尊的加持,以及善知識的轉世。同時,今生會以感恩圖報等功德而美名遠揚,處處得到人們的交口稱讚,來世也將轉生到善趣中。由此,假如一個人忤逆不孝,他的下場也可想而知。

3、子女對父母孝順,就會得到護法神的幫助,很多上師也喜歡他,寺院的大和尚、住持肯定會加持,賜予他悉地。否則,對父母都不孝順,有些上師有點害怕:「他對生身父母尚且如此狠,會不會有一天對我也是這樣?」所以不敢接近他。

4、對父母有報恩之心非常重要,這種人即生中名聲遠播,他世能轉生到人天善趣中享受快樂。

5、華智仁波切在《前行》中引用佛經的教證說:「兒子將父母扛在左右雙肩上轉繞大地承侍,也難以報答父母之恩,若使父母趨入正法,則能回報恩德。」蓮池大師也在教言中說:「大孝之中的大孝,就是引導父母念佛,最終往生淨土。

6 《大集經》中說:「世若無佛,善事父母,事父母即是事佛也。」。《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中還說:「孝養父母,若人供佛,福等無異。」。世間上若無佛出世,善 於承侍父母,即是承侍佛陀。縱然父母已離開人間,我們在開法會、朝聖地時,提一提他們的名字,或者交錢請僧眾加持,也是一種孝順的表現。
---------------------------
我還想告訴大家——
我們積累福德,比如放生、佈施、修廟、施食等等,我們的九代祖先都可以因為有一個行善子孫脫離惡道。
這是真實不虛的。

我父親逝世,我妻子不認識我父親,也不知道我父親的名字,嫁過來以後,喜歡行善。結果我父親因為她的善行,在阿彌陀佛極樂世界蓮品增上到六品。

大家看,一個人行善,這個人的配偶的眷屬都能被度脫,何況自己的父母眷屬及祖先。

《慈经》

《慈经》中文


愿我无敌意、无危险。
愿我无精神的痛苦。
愿我无身体的痛苦。
愿我保持快乐。

愿我的父母亲、我的导师、亲戚和朋友、我的同修,
无敌意、无危险。
无精神的痛苦。
无身体的痛苦。
愿他们保持快乐。

愿在这寺庙的修行者,
无敌意、无危险。
无精神的痛苦。
无身体的痛苦。
愿他们保持快乐。

愿在这寺庙的比丘、沙弥、男教徒、女教徒,
无敌意、无危险。
无精神的痛苦。
无身体的痛苦。
愿他们保持快乐。

愿我的四资具的布施主,
无敌意、无危险。
无精神的痛苦。
无身体的痛苦。
愿他们保持快乐。

愿我们的护法神:
在这寺庙的、在这住所的、在这范围的,愿所有的护法神,
无敌意、无危险。
无精神的痛苦。
无身体的痛苦。
愿他们保持快乐。

愿一切有情众生:
一切活着的众生、一切有形体的众生、一切有名相的众生、
一切有身躯的众生、所有雌性的、所有雄性的、
所有圣者、所有非圣者、所有天神、所有人类、所有苦道中的众生,
无敌意、无危险。
无精神的痛苦。
无身体的痛苦。
愿他们保持快乐。

愿一切众生脱离痛苦。
愿他们不失去以正当途径所获得的一切,
愿他们依据个人所造的因果而受生。

在东方的、在西方的、在北方的、在南方的、
在东南方的、在西北方的、在东北方的、在西南方的、
在下方的、在上方的,
愿一切有情众生:
一切活着的众生、一切有形体的众生、一切有名相的众生、
一切有身躯的众生、所有雌性的、所有雄性的、
所有圣者、所有非圣者、所有天神、所有人类、所有苦道中的众生,
愿他们无敌意、无危险。
无精神的痛苦。
无身体的痛苦。
愿他们保持快乐。

愿一切众生脱离痛苦。
愿他们不失去正当途径所获得的一切,
愿他们依据个人所造的因果而受生。

上至最高的天众,下至苦道中的众生,
在三界的众生,所有在陆地上生存的众生,
愿他们无精神的痛苦、无敌意。
愿他们无身体的痛苦、无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