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高清鲜花

想 你 是 戒 不 掉 的 瘾

懂得欣賞自己

非常有效的睡中修行

非常有效的睡中修行
獅子吉祥臥
本人試驗過,絕對有效,除非夜晚自己翻身,一般情況下,睡覺連夢都很少,早上起來後精神飽滿臥如弓,佛制四大威儀,臥時皆右手枕頭,左手搭膝,兩腿相疊, 不得掉舉,不得仰睡,仰睡名修羅睡;不得左手枕頭右手搭膝,此名畜生睡;不得覆睡, 覆睡名餓鬼睡;不得伸兩腳睡,伸腿名死人睡,皆不吉祥臥。吉祥臥者,十方諸佛同臥,歷代祖師同臥。不依吉祥臥者,乃蠢動含靈,六道四生同臥,所以天堂、地 獄,凡聖兩途,只在臥時一念。

這樣子睡眠,可以使身體安穩,沒有動亂,晚上也不會睡得太沉,也沒有惡夢等等。這個經上講 了很多好處。在我們現在科學來講,右脅而臥也有它科學的 依據。我們的腸胃的胃,它的口在右邊,右脅而臥,可以把胃裏邊的東西都順這個口到腸裏去,不會積在胃裏邊,會使腸胃通暢了。那麼照佛的說法有更大的好處, 所以說一般都吉祥而臥。

臨睡息時,應出房外,洗足入內,右脅而臥,重疊左足於右足上,猶如獅子而正睡眠,第一個,現在睡 覺的時候應洗個腳。我們現在這裏跟印度不一 樣,印度是赤腳的,所以他當然睡覺的時候要洗一下,我們這兒穿了鞋子的,當然夏天要洗澡,冬天可以不必。然後去睡,睡的時候要這樣睡,這我們大家都曉得 的,吉祥臥。為什麼要這樣呢?

如獅子臥者,猶如一切旁生之中,獅力最大,心高而穩,摧伏於他。
以要這樣去做的話,獅子就是這樣臥的,那個時候那個「心高」,它的心高不是心擺的高低,那個時候的心裏面不象平常沉得很厲害,沉得厲害的時 候那時用心用不起來,所以那個地方還保持著能夠用心的程度,而且很「穩」,這有什麼好處呢?不被他所摧伏而能「摧伏於他」。我們現在被煩惱摧伏,你能夠這 樣去做,就是睡眠的時候你還能摧伏煩惱,這是它的特質。

吉祥臥功德極大 臨終不會墮惡趣
眠時應保持什麼威儀呢?結束了一天的聞思修行和修持善法之後,晚上入睡時,應像怙主佛陀415示現涅盤時的吉祥臥一樣:右側下臥,以足 壓足,右手墊在右臉頰下,左手放在左腿上。以這種臥式入睡,即使突然離開人間,也不會墮入惡趣當中。蓮花生大士在《六中陰》中再三地宣講:「任何一個眾生 (不僅是人),臨死時若是吉祥臥,就算業力再深重、罪業再大,也不會墮入三惡趣。」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教言!以前上師宣講中陰法門時,也再再強調:「我們 死的時候,吉祥臥是最好的,如果自己實在沒有能力,周圍的人也應想盡辦法幫忙。甚至犛牛、餓狗等動物在奄奄一息時,把它的身體擺成吉祥臥,也不會墮入惡 趣。」可見,吉祥臥的功德非常非常大,我們每天在睡覺時,應該記住這個姿勢。

釋迦牟尼佛在入涅盤時,頭朝向北方。有些論 典中說,這意味著佛陀殊勝的大乘佛法,將在印度的北方——藏地、漢地等處得以弘揚,有這樣一種緣 起。所以睡覺時,有些法師要求床位一定要改,必須頭朝北、面朝西,但此處頌詞說「朝欲方」,朝什麼方向都可以,只要是吉祥臥就行。否則,臉朝上仰臥,易生 貪心;臉朝下俯臥,易引發嗔心;左側而臥,增長癡心,種種不如法的臥式,會引生各種無明煩惱,唯有右脅而臥才最有功德。

為一個修行人,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要空過,而應在修持善法中度過。龍猛菩薩的《親友書》中說:白天應精勤修積善法,到了晚上睡眠時,將夜晚 分成三時,中夜可以睡眠,初夜和末夜一定要修持善法。據此論要求,晚上如果有十二個小時,中間只可睡四個小時。(有些人可能有點害怕了!)但一般來說,如 果你睡六個小時,從十點鐘開始睡,早上四點鐘起來,這樣就比較適合,按照《瑜伽師地論》、《大乘阿毗達磨》的觀點,中夜入睡對身體也非常好。

吉祥臥有兩個好處,一方面不會令睡眠時間空耗,而能充分利用起來,積累不可思議的功德。另一個原因就是,如果我們在酣睡中離開人間,以此臥式也不會墮入三惡趣。所以,以前的一些老修行人,都比較注重用這種臥式睡覺。

有時候我們睡覺是吉祥臥,第二天早上醒來時,完全成了另一種姿勢,這種情況也比較多。不過一年多以來,我每天的吉祥臥都保持得比較好,倒不 是自己修行好,而是右邊有塊地方很痛,一直壓著就不痛,所以晚上不能翻身,一翻身就會痛醒,沒有天亮之前不能動。我有時候想:「這個病對我還是有點幫助, 如果不痛的話,晚上肯定翻過去翻過來,吉祥臥很快就不成形了。」總之,吉祥臥的功德非常大,這不是明白道理就夠了,一直要在實際行動中去做。

格來講,真正上等的修行人,晚上從不躺下睡覺,一直就是這樣坐著。去年學院有些堪布到昌都去聽傳承,傳法者是一位八十多歲的出家人,他從二 十幾歲起就夜不倒單,直到現在都沒有躺下過。我剛來學院時也是這樣,大概十五年左右一直沒有躺著睡,後來得了脊椎病,醫生說這樣下去不會有很長的生命,於 是沒辦法,只好以病為藉口倒下去了。在我的前面,有些法師已經倒下去了,但在我的後面,有些人都二十多年了,屋子裏根本沒有床,這種修行人在學院也非常 多。聽說我們的有些法師也是這樣,十三四年來始終夜不倒單,精進修行,真是非常隨喜!

很多人剛開始時,發誓要如何如何修 行,但所謂的修行,要長期堅持,若能幾十年不變,才是非常好的修行人。有些人剛出家尤其是剃度那幾天,不眠 不息,非常精進,行為就像《心性休息大車疏》裏說的「新比丘」那樣寂靜調柔。而外面有些「新居士」,初學《入行論》時也是這樣,幾天內積極得不得了,過一 段時間就慢慢不行了,原來的惡行暴露無遺,又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了。

在我們學院,很多藏族、漢族的出家人,臨死時都是吉祥 臥。當然也有些大德迎接死亡的方式有所不同。道孚的鄔金多昂活佛,以前法王如意寶灌「四 心滴」的頂時,要求他給我們念傳承,共念了四函,也是我們的根本上師。前一段時間,他無病無恙到自己家鄉去開法會,法會開完以後,他念了一個吉祥頌,就在 法座上站著圓寂了。所以修行人的圓寂方式非常多,但不管怎麼樣圓寂,最關鍵的是我們的道心不能失壞。有了這種道心後,經常串習吉祥臥,用的時候也很容易。 否則你睡覺時從來沒有訓練過,只把它當作一種理論,那臨死時恐怕用不上。

有關論典中記載,吉祥臥有四種功德(不同論典的 說法也不同):第一,身體不放鬆,不會因散亂而產生不如法的念頭和行為。第二,不失正念,獅子 是百獸之王,睡眠中不會失去正念,我們依此臥式而睡,也不會忘失修持善法的正念。第三,不會入於酣睡、深度昏沉,而能時刻保持警覺的狀態。第四,不起惡 夢,經常做吉祥之夢。釋迦牟尼佛能徹知一切萬法,他涅盤時在所有行為中選擇這種姿勢,必定對後學者有極大的利益。

在入睡之前,還有四點需要注意:
一是要具足正念而睡 從開始睡覺一直到睡著之前,始終要處於意念善法當中。以前我在讀小學時,住在一個老喇嘛 家,我們每天吃完晚飯以後,他就蓋上法衣,把燈吹了,一直念「嗡瑪呢吧美吽,嗡瑪呢吧美吽……」,逐漸逐漸睡著了,聲音就沒有了。早上醒來時,他的聲音先 是特別濁,嗡嗡嗡聽不清楚,後來慢慢地——「嗡班匝薩埵吽。嗡班匝薩多薩瑪雅,瑪呢巴拉雅,班匝薩多迪諾巴,迪叉哲卓美巴瓦……」開始念百字明,一直念到 吃早飯之前,這種傳統從來沒有間斷過。這些孩童時代的教育,對我一生的影響都很大,儘管自己沒有那麼精進,但始終都覺得這個很需要、這個很重要,經常在藏 族漢族的很多法師面前提倡,發動大家念《隨念三寶經》、百字明。然而,自己有時候能力有限,有時候煩惱很重,不能如理如實地行持,所以我非常佩服那些老修 行人。

二是要在正知中入眠,儘量不產生一些煩惱。
 
三是光明想。 睡之前,觀想釋迦牟尼佛或阿彌陀佛等佛菩薩,發光照亮自己的周圍,在這樣的境界中入睡。《上師心滴》有阿彌陀佛的專門修法,依 靠這種修持,臨終時阿彌陀佛會親自來迎接。即使我們不能做到這樣,作為一個修行人,晚上在佛像前磕三個頭,這一點最好不要忘,平時出門也應帶著佛像或唐 卡,這就是我們跟非修行人的不同之處。同時,還應該每天觀想一下佛陀,否則自己的行為不一定非常如法。即使你不會背誦、不會修法,但在面前放上釋迦牟尼 佛、阿彌陀佛或上師如意寶的像,然後看一看觀一觀,好好地懺悔、好好地念經,這也是一種修行。這種修行誰都會做,若能這樣長期串習,自己就會變成一個很好 的修行人。

四是早起想。我們睡覺前不要想:「明天是星期天,睡到下午三點也沒關係。」如果真的這樣想,很有可能一直睡下去了。假如在臨睡前想「明天應該早一點起來」,心的力量不可思議,一定可以早起的。

以上講了正知想、正念想、光明想、早起想,具足這四種想而入眠,對一個修行人來講很有必要。

外,堪布根霍仁波切在講義中,將華智仁波切與麥彭仁波切的教言歸納為一種竅訣,即把一天的生活當作一生來觀修。也就是早上觀想自己剛剛得人 身,是孩童時代;中午觀想自己為壯年人;下午觀想為老年人;晚上觀想開始生病,接近死亡;入睡時觀為離開人世;做夢觀為中陰階段;第二天早上醒來時,觀想 為下一世。

為什麼要這樣想呢?因為這樣觀修,無常之心即能生起。假如一天相當於一生,那看你一生中修了菩提心沒有,如果早上的孩童時代、中午的壯年時代、下午的老年時代,都沒有修菩提心,那一輩子就浪費了,臨死之前根本沒有把握。所以,這種觀想非常有必要。

果在清淨的善念中入眠,生活也會很快樂。龍猛菩薩在《寶鬘論》中說:「安樂中入睡,也會在安樂中醒來。心地安樂,夢境也安樂。」我們修行 人,平時什麼事情都想得開、什麼事情都看得淡,始終處於快樂的心地中,行住坐臥也都是快樂。但世間人並非如此,因為有了煩惱,白天心裏不快樂,臨睡前也有 說不出的痛苦,在痛苦中入睡的話,做夢也肯定是噩夢,醒過來後又不快樂……,整個人生與痛苦形影相隨,這就是非修行人與修行人之間的差別。

發揮人生的價值

古時候,有一位參學僧來到一處叢林;「叢林」是指古中國的大寺院,裡面至少有一千人以上的僧眾。為了供應眾人的伙食,所以設有一座大寮。大寮就是廚房,由典座師負責裡面所有的事務。這所寺院裡的典座師年事已高,但仍十分勤勞;廚房內的大小事務,都是由他一人打點。

有一天,有人買來許多海帶。由於海帶是溼的,他必須趁著陽光很強時拿出來曬,才不會發黴。那位參學僧看到駝背、瘦弱的老僧獨自一人在烈日下曬海苔,感到十分於心不忍!

他走到老僧面前,問:「老和尚,您幾歲了?」老和尚說:「七十八歲,」參學僧又問:「工作這麼多、太陽又這麼大,你為什麼不叫年輕的僧人幫忙呢?」老和尚說:「別人又不是我。」參學僧說:「那你為什麼不等陽光小些再做呢?」老和尚說:「時日已不多了!」

這簡單的兩句話,包含了很深的道理──凡事「公修公得,婆修婆得,自修自得」。勞作是一分福業;別人作的福是別人得,自己作的福是自己得。所以,大家要好好地把握時間;唯有身體力行、珍惜人生,才是真正覺悟的人。總之,凡事要多用心!人生的價值,就看你如何去發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