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為什麼要隱秘自己的功德?

功德毀壞之因有四種, 其中一個就是宣揚。若是沒有什麼特殊意義的情況下去宣說自己的功德,很容易毀損這些功德。作為修行人,作為佛門弟子,必須要隱藏、保密自己的功德,沒有特 殊意義的情況下不能宣說。不僅僅是功德,自己積累了一些善根、福德,或者做了什麼好事、善事也不能輕易宣說,一定要隱藏起來。


     實我們凡夫的一些行為、言談舉止,包括每一個起心動念都是造業,我們所認為的功德也並不一定是什麼功德。就算稍微有一些功德,但是與佛菩薩、上師三寶的功 德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都是沒有什麼可宣揚的。在沒有什麼特殊意義的情況下,一定要保密,一定要隱藏起來。這本身就是一種功德。自己有一點點的功德,然後 到處去宣說,這本身就是一種過失,別人也能看出來你內心的一些雜念,這都是不如法的。

    我也經常跟大家講,我們不能看自己的功德,要經常看自己的過失;不能看他人的過失,要經常看他人的功德,這樣我們才能進步,才會有變化,才能慢慢學到他人的功德,進而將他人所有的功德納入到自己的相續中。最後,我們自己所有的過失都能消失殆盡。

聖嚴法師:花開花謝,不執著

世間的萬事萬物,不論是山川大地、環境中的任何事物與現象、我們的身體、思想、心理反應、……等,都是在不斷的變動之中,沒有一樣是永恆不變的,甚至包括所謂的原則、真理,也會隨著時空的不同,而階段性的有差異。到了該改變的那一刻,應該要放下的就要放下,不需執著。

但是要做到不執著談何容易,該如何祛除執著呢?不妨試著從理性的分析,和對自己身心的體驗,來練習袪除執著。

所謂理性的分析,就是用「因緣」的觀念,來理解事物的真相。因緣是指一切的現象,不論生理的、心理的或自然社會的現象,都是時間和空間之下所產生的種種 關係,是由許許多多因緣條件和合而生的,無法單獨發生,也不會突然出現,更不會永遠不變地存在;只要其中一項因緣條件改變,牽一發而動全身,原本你以為絕 對不會變的事物,就會有了變化。

另外一種則是用體驗的方式。我們體驗自己生命的過程,會發現人的生命從小一直到老,到死為止,都在不停地變化,自己的身體、生理在變,觀念也在變。

例如一個人,本來是小男孩、小女孩,然後是少男少女,然後變成中年男子婦女,最後變成老先生、老婦人,不斷、不斷地在變,如果要執著,究竟要執著哪一個 呢?究竟是十六歲的是我呢?還是八十歲的才是我?其實都不是,因為十六歲的時候已經過去,八十歲的現在也會過去,所以根本不需要執著。

從身體的變化可以更進一步來體驗心理和觀念的改變。從小開始,我們就不斷在受教育,也不斷受到環境、父母、老師以及時代變遷的影響,幾乎沒有一個觀念是屬於自己的,都是外來訊息的累積,然後才成為自己的想法。

而這些想法也是會變的,例如當你和別人談話,對方提出一個你前所未聞的新觀念,你聽了以後,腦中的想法可能因此轉變,不要說昨天的看法和今天的看法不同,可能這一刻的你和前一刻的你就不一樣了。

不論從理論上來分析,還是從對自己的體驗,都可以證明,沒有一個永恆不變的我,甚至沒有一個「我」存在,那又有什麼好執著的呢?

不過雖然因緣在變化,但是當下還是有暫時的現象存在。就像一朵花,你今天看它可能好漂亮、好可愛,可是過了幾天,它就會凋謝,不漂亮、不可愛了,可能要換另外一朵花。既然知道事實如此,就不需要對這朵花太執著。因為花開、花謝,是自然現象,不需要太多的執著。
 

口誦乘船法而不解用喻

昔有大長者子,共諸商人入海采寶。此長者子善誦入海捉船方法,若入海水漩洑洄流磯激之處,當如是捉,如是正,如是住。語眾人言:入海方法,我悉知之。眾人聞已,深信其語。
既至海中,未經几時,船師遇病,忽然便死。時長者子即便代處。至洄洑駛流之中,唱言當如是捉,如是正。船盤回旋轉,不能前進,至於寶所。舉船商人沒水而死。
凡夫之人,亦復如是。少習禪法,安般數息,及不淨觀,雖誦其文,不解其義。種種方法,實無所曉,自言善解,妄授禪法,使前人迷亂失心,倒錯法相,終年累歲空無所獲。如彼愚人使他沒海。

從前,有一個大長老的兒子,跟一些商人,入海去採寶——
這個長老的兒子,善於背誦「入海使船」的方法「如果進入海中,遇到漩渦、洄流、礁石、波浪激盪的地方,應當這樣掌握船舵、這樣改正方向、這樣穩住船隻……」他常告訴大家說「入海使船的方法,我都知道得非常清楚!」
大家聽了之後,都深信他所說的。
船既然到了海中,沒過多久,船師患了急病,忽然便死去了。
這時,長老的兒子,立即便代替船師的位子,到了漩渦、急流之中,便唱言道「應當這樣掌舵、應當這樣改正方向……
船卻始終盤迴、旋轉在漩渦中,不能前進,到有珍寶的地方;結果:一船的商人,全都溺水而死了。
少有修習禪法,或是數息觀、或是不淨觀,雖能背誦其文,卻不了解它的意義,及種種方法,實是一無通曉,卻自謂非常了解,而妄授他人禪法,使得面前的人,迷亂失心,顛倒錯亂了法相,雖經終年累歲,也是空無所獲。
就像那個傻瓜,使得他人,全都溺水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