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如何吃飯

拿回您的鑰匙

一個成熟的人握住自己快樂鑰匙,他不期待別人使他快樂,他知道只有自己能夠帶給自己真正的快樂;更進一步,把快樂與幸福帶給別人。

每人心中都有把「快樂的鑰匙」,但我們卻常在不知不覺中把它交給別人掌管。

一位女士抱怨道:「我活得很不快樂,因為先生常出差不在家。」她把快樂的鑰匙放在先生手裡。

一位媽媽說:「我的孩子不聽話,叫我很生氣!」她把鑰匙交在孩子手中。

婆婆說:「我的媳婦不孝順,我真命苦!」

年輕人從文具店走出來說:「那位老闆服務態度惡劣,把我氣炸了!」

這些人都做了相同的決定,就是讓別人來控制他的心情,甚至行為。

名專欄作家哈理斯(Sydney J.Harries)    

和朋友在報攤上買報紙,那朋友禮貌

地對報販說了聲謝謝,但報販卻冷口 

冷臉,沒發一言。

「這傢伙態度很差,是不是?」他們繼續前行時,哈理斯問道。

「他每天晚上都是這樣的,」 朋友說。

「那麼你為甚麼還是對他那

 麼客氣?」哈理斯問他。

 朋友答道:「為甚麼我要讓他決定我的行為?」

當我們容許別人掌控我們的情緒時,我們便覺得自己是受害者,

對現況無能為力,抱怨與憤怒成為我們唯一的選擇。我們開始怪罪他人,並且傳達一個訊息:「我這樣          痛苦,都是你造成的, 你要為我的痛苦負責!」

此時我們就把一重大的責任托給週圍的人,

即要求他們使我們快樂。我們似乎承認自己無法掌控自己,只能可憐的任人擺佈。

這樣的人使別人不喜歡接近, 甚至望而生畏。

一個成熟的人握住自己快樂的鑰匙,他不期待別人使他快樂,反而能將快樂與幸福帶給別人。

他的情緒穩定,為自己負責,和他在一起是種享受,而不是壓力。

 你的鑰匙在那裡?在別人手中嗎?快去把它拿回來吧!那應該是你的!

清淨法師:借事修行,借人修心

一個居士向清淨講述目前佛子們存在的問題:不持戒,做事不如法;散漫,不重威儀;不守信,說了不做;貪名利,裝神弄鬼……

居士為這件事煩惱透頂,抱怨不已,並說現在社會上這樣的人越來越多,到哪個寺院都發現存在這些情況。
清淨講了一個佛典故事:

佛在《六波羅蜜多經》中說:譬如,有人擔心腳被荊棘刺傷,而想以牛皮鋪滿大地,以免行走時的憂患。
智者問他:你找牛皮的目的是什麼?
他說:避免腳被刺傷。

智者教導他:不必如此,只需將一塊牛皮墊在鞋底,就能永遠不受傷,何需用這麼多牛皮鋪滿大地?
淨說:仔細觀察你的內心,使你產生煩惱的,其實不是某件事或者某個人,而是你對這件事或者這個人的看法,也就是你所執著的某種知見。佛陀告訴我們,我們所 見到的世界,是我們自心的映現,芸芸眾生,都是自我念頭的信息反射:心不淨則國土不淨,心不安則天下不安。

戒律戒自己,修行修自己,在我們的身心世界裡發 現這些看似不如法的事,我們正好「借事修行,借人修心,返觀內照,掃塵除垢」。

同樣,凡夫處處結怨,手持刀劍想殺盡遍滿大地的怨家。菩薩見後深生悲憫,便告訴他:只要以安忍為革履防護你的心,何需持刀殺盡所有怨敵?這就是安忍波羅蜜。

對於安忍波羅蜜,彌勒菩薩的化身布袋和尚曾說:「老拙穿衲襖,淡飯腹中飽,補破好遮寒,萬事隨緣了。有人罵老拙,老拙只說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於面上,隨它自幹了,我也省力氣,他也無煩惱。這樣波羅蜜,便是妙中寶,若知這消息,何愁道不了。」

如何「看心觀靜」?

星雲法師:如何「看心觀靜」?
如何「看心觀靜」? 
    《楞伽經》云:「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一切萬法的生起和還滅,都是因為「心生」、「心滅」而有。《佛遺教經》說:「制心一處,無事不辦。」只要我們把「心」安住一處,必能所作皆辦,無功不克。《維摩經》也說:「欲得淨土,當淨其心;隨其心淨,則國土淨。」你想要往生「淨土」嗎?先要清淨自心,心不清淨,淨土不生;心清淨,則國土清淨。

《華嚴經》形容「心如工畫師,能畫種種物」。我們的心好像一個「畫家」,可以畫山水,畫花鳥,畫人物,「天堂地獄」可以都是由我們的心所造,所以說「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心是頓悟入道的要門,然而平常我們看山,看水,看花,看草,看人,看事,看盡男男女女,看盡人間萬象,卻很少人「看心」。心的形象、住處到底如何呢?

「心」,非青非黃,非赤非白,非短非長;「心」,不去不來,不垢不淨,不生不滅。「心」,不住善惡,不住有無,不住內外;心,不住中間,不住高下,不住大小。因為「善惡」、「有無」、「大小」都是「對待法」,「真心」是「絕對」的。

所以,有四句話說明修行人智愚、聖凡的不同:
1. 聖人求心不求佛:
偈云:「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因此,聖人只求「自淨其心」,不向佛求。

2. 凡人求佛不求心:
凡夫天天求佛拜神,向神明求平安,求財富,求順利,卻不知道反求自己的心,不知道自己的心才是無盡的寶藏。

3. 智人調心不調身:
有智慧的人,懂得調伏自己的「心」,遠比追求身體健康、長命百歲重要,因為心是萬法之本,所以平時要以戒來對治貪心、以定來對治瞋心、以慧來對治痴心。

4. 愚人調身不調心:
愚痴的人往往只注重身體的保健,卻不懂得要「調心」、「觀心」。

唐朝的古靈禪師在百丈禪師座下悟道。悟道後古靈禪師感念剃度恩師的引導,決定回到仍未見道的師父身旁。

有一天,年老的師父在洗澡,古靈禪師替他擦背。就在擦背的時候,古靈禪師忽然拍拍師父的背說:「好一座佛堂!可惜有佛不靈。」

師父聽後,回頭看了一眼,禪師趕緊把握機緣又說:「佛雖不聖,還會放光哩!」無奈師父還是不開悟。

又有一天,師父在窗下讀經,忽然有一隻蒼蠅在窗子上撞呀撞,想要出去,卻出不了。古靈禪師靈機一動,就一語雙關的說:「世間如許廣闊,你卻不肯去,只在這個窗子上撞,未免太愚痴了吧!」於是作了一首詩偈說:
空門不肯出,投窗也太痴,  千年鑽故紙,何日出頭時?

意思是說,「禪」是要用心去覺悟,師父你天天看經、看經,在經書上那裡找得到「禪」,找得到「覺悟」呢?

師父看到這個參學回來的弟子,言語怪異,行徑奇特,於是問他是甚麼道理?古靈禪師便把他悟道的事告訴師父,師父感動之餘,於是請他上台說法。禪師升座,便說道:
    心性無染,本自圓成;
    但離妄緣,即如如佛。
就這樣,師父懂得「看心觀靜」,也就覺悟了。

所以,參禪先要「看心」,「禪」就是「心」。一般人以為參禪一定要打坐,要眼觀鼻,鼻觀心,這樣才叫打坐,才叫參禪。但是,六祖大師說:「道由心悟,豈在坐也!參禪求道,主要在覺悟真心本性,能夠把握這一點,才能進入禪的世界。
§謹節錄自《六祖壇經講話》星雲大師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從 前有一個國家,地不大,人不多,但是人民過著悠閒快樂的生活,國王沒有什麼不良嗜好,除了打獵以外,最喜歡與宰相微服私訪民隱。宰相除了處理國務以外,就 是陪著國王下鄉巡視,如果是他一個人的話,他最喜歡研究宇宙人生的真理,他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有 一次,國王興高采烈的到大草原打獵,隨從帶著數十條獵犬,聲勢浩蕩。國王的身體保養得非常好,筋骨結實,而且肌膚泛光,看起來就有一國之君的氣派。隨從看 見國王騎在馬上,威風凜凜地追逐一頭花豹,都不禁讚歎國王勇武過人!花豹奮力逃命,國王緊追不捨,一直追到花豹的速度減慢時,國王才從容不迫彎弓搭箭,瞄 準花豹,嗖的一聲,利箭像閃電似的,一眨眼就飛過草原,不偏不倚鑽入花豹的頸子,花豹慘嘶一聲,仆倒在地。國王很開心,他眼看花豹躺在地上許久都毫無動 靜,一時失去戒心,居然在隨從尚未趕上時,就下馬檢視花豹。誰想到,花豹就是在等待這一瞬間,使出最後的力氣,突然跳起來向國王撲過來。
國 王一愣,看見花豹張開血盆大口咬來,他下意識地閃了一下,心想:「完了!」還好,隨從及時趕上,立刻發箭射入花豹的咽喉,國王覺得小指一涼,花豹就悶不吭 聲跌在地上,這次真的死了。 隨從忐忑不安走上來詢問國王是否無恙,國王看看手,小指頭被花豹咬掉小半截,血流不止,隨行的御醫立刻上前包紮。雖然傷勢不算嚴重,但國王的興致破壞光 了,本來國王還想找人來責罵一番,可是想想這次只怪自己冒失,還能怪誰?所以悶不吭聲,大夥兒就黯然回宮去了。
回 宮以後,國王越想越不痛快,就找了宰相來飲酒解愁。宰相知道了這事後,一邊舉酒敬國王,一邊微笑說:「大王啊!少了一小塊肉總比少了一條命來得好吧!想開 一點,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國王一聽,悶了半天的不快終於找到宣洩的機會。他凝視宰相說:「嘿!你真是大膽!你真的認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嗎?」
宰 相發覺國王十分憤怒,卻也毫不在意說:「大王,真的,如果我們能夠超越『我執』,確確實實,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國王說:「如果寡人把你關進監獄,這也是最好的安排?」宰相微笑說:「如果是這樣,我也深信這是最好的安排。」 國王說:「如果寡人吩咐侍衛把你拖出去砍了,這也是最好的安排?」 宰相依然微笑,彷彿國王在說一件與他毫不相干的事。「如果是這樣,我也深信這是最好的安排。」
國 王勃然大怒,大手用力一拍,兩名侍衛立刻近前,他們聽見國王說:「你們馬上把宰相抓出去斬了!」侍衛愣住,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國王說:「還不快點,等什麼?」 侍衛如夢初醒,上前架起宰相,就往門外走去。國王忽然有點後悔,他大叫一聲說:「慢著,先抓去關起來!」 宰相回頭對他一笑,說:「這也是最好的安排!」 國王大手一揮,兩名侍衛就架著宰相走出去了。
過 了一個月,國王養好傷,打算像以前一樣找宰相一塊兒微服私巡,可是想到是自己親口把他關入監獄?,一時也放不下身段釋放宰相,嘆了口氣,就自己獨自出遊 了。走著走著,來到一處偏遠的山林,忽然從山上衝下一隊臉上塗著紅黃油彩的蠻人,三兩下就把他五花大綁,帶回高山上。 國王這時才想到今天正是滿月,這一帶有一支原始部落,每逢月圓之日就會下山尋找祭祀滿月女神的犧牲品。他哀歎一聲,這下子真的是沒救了。其實心裡很想跟蠻 人說:我乃這裡的國王,放了我,我就賞賜你們金山銀海!
可 是嘴巴被破布塞住,連話都說不出口。 當他看見自己被帶到一口比人還高的大鍋爐,柴火正熊熊燃燒,更是臉色慘白。祭司現身,當眾脫光國王的衣服,露出他細皮嫩肉的龍體,大祭司嘖嘖稱奇,想不到 現在還能找到這麼完美無暇的祭品!原來,今天要祭祀的滿月女神,正是「完美」的象徵,所以,祭祀的牲品醜一點、黑一點、矮一點都沒有關係,就是不能殘缺。 就在這時,大祭司終於發現國王的左手小指頭少了小半截,他忍不住咬牙切齒咒罵了半天,忍痛下令說:「把這個廢物趕走,另外再找一個!」
脫 困的國王大喜若狂,飛奔回宮,立刻叫人釋放宰相,在御花園設宴,為自己保住一命、也為宰相重獲自由而慶祝。王一邊向宰相敬酒說:「愛卿啊!你說的真是一點 也不錯,果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如果不是被花豹咬一口,今天連命都沒了。」宰相回敬國王,微笑說:「賀喜大王對人生的體驗又更上一層樓了。」
過 了一會兒,國王忽然問宰相說:「寡人救回一命,固然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可是你無緣無故在監獄蹲了一個月,這又怎麼說呢?」宰相慢條斯理喝下一口 酒,才說:「大王!您將我關在監獄?,確實也是最好的安排啊!」他饒富深意看了國王一眼,舉杯說:「您想想看,如果我不是在監獄?,那麼陪伴您微服私巡的 人,不是我還會有誰呢?等到蠻人發現國王不適合拿來祭祀滿月女神時,誰會被丟進大鍋爐中烹煮呢? 不是我還有誰呢?所以,我要為大王將我關進監獄而向您敬酒,您也救了我一命啊!」國王忍不住哈哈大笑,朗聲說:「乾杯吧!果然沒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 排!」
在 人的一生中所遭遇的困難挫折在當下或許是如此難以接受,但在過後突然某一時刻中會覺得… 這是最好的安排 ~*~*~*~*~ *~*~*~*~*~*~*~ 不完美,正是一種完美 !我們老了、都鏽了,都千瘡百孔了總隔一陣子就去看醫生來修補我們殘破的身軀我們又何必要求至自己擁有的人、事、物都完美無暇 沒有缺點呢?看得慣殘破  也是歷練 是豁達 是成熟是一種人生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