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

昨夜得一夢,夢中一團空;朝來擬說夢,舉頭又見空。
為當空是夢,為復夢是空;相計浮生裡,還同一夢中。
                                    
                                                                          
─寒山子
林清玄

朋友帶我去看一位古董收藏家的收藏,
據說他收藏的都是國寶級的東西,
隨便拿一件出來都是價逾千萬。
我們穿過一條條的巷弄,
來到一家不起眼的公寓前面,
我心中正自納悶:
國寶級的古董怎麼會收藏在這地方呢?

三道鐵門

收藏家來開門了,連續打開三座不鏽鋼門,
才走進了屋內,室內的燈光非常黝暗,
等了幾秒鐘我才適應了室內的光線,
這時才赫然看到整個房子堆滿古董,
多到連走路都要小心錯身才能前進。

到處都是陶瓷器、銅錫器,
還有許多書畫卷軸像是滿天星一樣擁擠的插在水缸裡,
主人好不容易帶我們到沙發(沙發也是埋在古物堆中),
經過一番清理,才得以落座。

我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形容那種感覺,
古董過度擁塞,使人彷彿置身在垃圾堆中。
我想到,任何事物都不能太多,一到「太」的程度,就可怕了。

我們都喜歡蝴蝶,可是如果屋子裡堆滿蝴蝶,
就不美了,再想到蝴蝶會生滿屋的毛蟲,那多可怕!
我們都喜歡鳥,但鳥如果太多,也是傷人的,希區考克的名作「鳥」,
那恐怖的情景想起來汗毛就要豎立了。

正在出神的時候,主人端出來一個盤子,
但盤子裡裝的不是茶水或咖啡,
而是一盤玉。因為我的朋友向主人吹噓我是個行家,
雖然我據實的極力否認,主人只當我是謙虛,
迫不及待拿他的收藏要給我「鑑賞」了。

既是如此,我也只好一件一件給予鑑賞,
並極力的稱讚,在說著一塊茶色的玉時,
我心裡還想:為什麼端出來的不是茶水呢?

看完玉石,我們轉到主人的臥房看陶瓷和銅器,
我才發現主人的臥室中只有一個床可以容身,
其餘的從地板到屋頂,都堆得密不透風。

雖說這些古董都是價逾千萬,堆在一起卻感覺不出它的價值。
後來又看了幾個房間,依然如此,最令我吃驚的是,
連廚房和廁所都堆著古董,主人家已經很久沒有開伙了。

古董的主人告訴我,他為什麼選擇居住在陋巷,
是因為台北的治安太壞,恐引起歹徒的覬覦。
而他設了那麼多的鐵門,有各種安全功能,
一般人從門外窺探他的古董,連一眼也不可得。

朋友補充說﹕「他愛古物成癡。
太太小孩都不能忍受,移民到國外去了。」
古董的主人說﹕「女人和小孩子懂什麼!」
我對他說﹕「你的古物這麼值錢,又這麼多,何不賣幾件,
買一個大的展示空間,讓更多的人欣賞呢?
這樣,房子也不會塞成連坐的地方都沒有呀!」

他說,好古董一件也捨不得賣。

他說,而且那些俗人懂得什麼古董!
百花叢中

告辭出來的時候,我感到有一些悲哀,
再怎麼了不起的古董,都只是「物件」,怎麼比得上有情的人?
再說,為了佔有古董,活著的時候擔心受怕像囚犯困居於數道鐵門的囚室,
像乞丐住在垃圾堆中,又何苦來哉!

何況,有一天這個人會離開世界,! 就像他手中的古董從前的主人一樣,
總有一刻,會兩手一放,一件也不能帶走。

真正的擁有,不一定要佔有;真正的古董鑑賞家,
不一定要做收藏家;偶而想要欣賞古董,
到故宮博物院走走,花四十元門票,就有真正國寶級的古物。
累了,花八十五元在三希堂喝故宮特選的烏龍茶,
生活不是非常寫意嗎?
回到家,窗明几淨,也不需要三道鐵門來保衛,
也不需要和無情的東西爭位置,役物而不役於物,不亦快哉!

我們的生命如此短暫,有所營謀,必有所煩惱;
有所執著,必有所束縛;有所得,必有所失!

我們如果把時間花在財貨,就沒有時間花在心靈。
我們如果日夜為欲望奔走,就會耗失自己的健康。

我們若成為壺癡、石癡、玉癡、古物癡,
就會忘失有情世間的珍貴。

一物也無

有一位股票市場的大戶告訴我,他只要一個早上在股市就可以賺一千萬。
我說﹕「一個早上賺一千萬看起來很多,
但總有一天你會發現一千萬買不到一個早上。」
何況一千萬的得失是很難說得清的,陪家人在河邊散步值不值得一千萬呢?
讀到一本開智慧的好書值不值得一千萬呢?
有一個早上的覺悟之心,值不值得一千萬呢?
好好吃一頓飯,歡喜喝一碗茶,一日喜樂無惱,一夜安眠無夢,又是價值多少?

「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
那樣的生活才是我們嚮往的生活,
百花叢裡是「有情」,葉不沾身是「覺悟」。

我想起許多年以前,
朋友送我一個名貴的古董,我歡喜的收下了。
過幾天,朋友說送錯了,來要回去,我歡喜的還給他了。
世間事物來來去去,我還是我。
人我是非、利害得失去去來來,我們既未曾加、也不減少。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