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走過有陽光的地方,也要走過陰影

所謂的人生路,不就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嗎?」或猶如秦少遊詩中所描寫的「菰蒲深處疑地,忽有人家笑語聲」,是同樣的情境和氛圍。因為,生命總是在關了某扇窗之後,又開了另外一某扇窗。

生活不全然都是美好的,它總是挾雜著痛苦與快樂、悲哀與幸福。

從生活中跌跌撞撞走來,無論是由青澀到成熟,或者是燦爛到內斂,每個人都展現出它獨特的生命情調。在困難與挫中磨鍊出來的意志,及不向命運屈服的個性,著實也讓自己吃了不少的苦頭,不過,我總是能在黑暗的摸索中,尋找出希望的光亮。

我站在自己的煩惱過失裡,靜觀自己,在省思的過程中,我重新發現並探索生命的價值,在無路可逃的天地間,尋找靈魂深處的意義。

生命也許是無可遁逃,而我們一直都在尋找靈魂的出口、存在的意義,尋找一個可以活得比較好的的方式和理由。總覺得窒息、總覺得無奈、總覺興味索然、總覺得了無生趣,原來是,生命缺氧了。

少了鮮活,多了枯萎的生命,註定是活不長的。

在人生的舞臺上,有的人是達官,有的人是顯要、有的人是帝王、有的人奴僕,有的人是主角、有的人是配角,有的人,主宰著別人,有的人受宰制,他們彼此不同的,只不過是外在而已。

在角色的核心裡,都對自己的命運充滿了渴望與焦慮,每個人都各自展示自己生命的精彩與光熱,在生命的形式與性質上,其實是相同的。只是,每個人所發揮的生命強度與韌帶,因人而異罷了。

「不同的生命,就像是在同一個題目上,發揮不同的內容而已。」

在我們的生命經驗中,意志也許不止一次要忍受阻擋,人免不了要遭受不幸和痛苦,痛苦對人也有它的用處。就如同某種程度的艱難和困擾,這對個人來說,可能是必要的,就像船要直行必須有壓艙物是同樣的道理。

要評斷一個人是否幸福,我認為不是從歡愉與快樂的情況來評斷,而要從它解脫痛苦的程度來判別。

一切生命在面臨困境挫折的時候,生命永遠有新的使命,縱然是艱苦的使命,但永遠有新的生機。

命的價值,也就是在這個創造的過程中,越來越增進,在自然界大一些現象,證明凡是動物,皆有求生欲,此乃造物特意的安排,無一例外,而一切生命,在遭遇創 傷,或罹患了某些疾病時,每每能產生某種自療作用,在生理組織上更新其機能,俾可無藥而癒。這是我們常見到的事實,此乃生命堅強處,亦即生命的最大特癥。

曾經受傷的心靈,已逐漸舒卷開來,很多想不通的問題,也慢慢找到癥結點,自尋煩惱的機會少了,也愈來愈看見清明的自己,人總是在歲月的流轉中蛻變、成長並成熟。

每個人的生命裡,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一條屬於自己的的生命活路。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