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修行者的大敵——我慢心

佛說眾生因久往以來的習氣薰習,形成了五毒惡習,即:貪、嗔、癡、慢、疑。有人將中間加了成了六毒。其中字 為傲慢之意。驕傲的心理在人的日常生活中會經常顯現的。對自認為比別人強的事物,人們就會感到十分值得驕傲,從而蔑視別人,吹捧自己。這一點在根基淺、度 量小的人身上顯現得特別明顯。自己比別人有錢,是驕傲的本錢;自己比別人聰明也是驕傲的本錢;甚至自己長得比別人美,也是驕傲的本錢;修行人多比別人看過 幾本經書,是驕傲的本錢;多修了幾年法是驕傲的本錢;如果得到了別人夢寐以求也沒有得到的大圓滿大手印大圓勝慧等無上大法,就大可以作為驕傲的本錢而吹遍天下;若有了特異功能,就更值得驕傲了,簡直可以達到與日月同輝,與佛相等的境地。甚至自己的師父有名,也會使人立感自己身價百倍,不可世,因而為此驕傲得不得了。

修 行人若具此傲慢心,就建起了修行的巨大的屏障,從而難以取得成就。提及這個問題是因為在當前這個問題有著極大的意義。尤其是瞭解了幾部法、幾本經、剛學了 幾天法,或有了一點特異功能的人,有的好似天地之間巳無法容納得下。在這些人眼中,任何修行的法也不如他的法高明,任何人的修證也不如他們高。於是,社會 上練功的人互相貶低、誹謗、互相爭鬥。

更有甚者,有人自創一功,要觀對面一字,認為自己是天上之爺,左腳踩著佛,右腳踩著仙,自己是何人呢?豈不是大魔麼?!

我慢心在修行上不是僅僅表現為態度,而是一種知見,一種意識。這種意識潛在於人的第八識之中,使人自認為老子天下第一,不容許別人比自己強,處處爭強好勝。因緣具足時,就可以通過對人對事的態度顯現出來。同時,這種我慢心強的人也最具有名利心,任何一點八風(利、衰、毀、譽、稱、譏、苦、 樂) 的干擾,都可能改變他們心理平衡,甚至能影響到他們的一生。這種人的虛榮心也很強。修佛者有此種意識就不能接受佛法的正知正見,不能對照自己過去不正確的 觀點而勇於否定自己。面對批評,他們常堅持自己的邪見,很難冷靜地分析事物的對錯。他們容易隨意以自己的邪見曲解佛意,誹謗上師及道友,甚至呵佛罵祖,對 諸佛上師不恭敬供養,誹佛謗法,造下無邊罪孽,以至失去加持,最終自嘗苦果。

修佛法的人也有以我慢心法執心鼓吹自己的宗派,排斥佛法的其它宗派的。修顯宗的人說密宗是魔法,修密宗的人看不起顯宗,而不知顯宗是密法的基礎,修好了同樣可成佛……

如果自認為自己法力最高,不允許別人比自己強,自吹自擂,未證言證,甚至充當他人修行的魔障,則是心入狂魔,破根本戒,而不能入三昧耶,于正法相去甚遠。

觀世音菩薩在《千手千眼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中說:此咒的相貌為平等心、無為心、大悲心、卑下心……其中卑下心就是將自己看得不如別人,一切都不行,而絕不是老子天下第一。人們都懂得自滿必退墮、驕傲使人落後的道理。而修行層次不夠的人則很難實際做到真正的謙虛,因為他們沒有破除我執心法執心。人們多喜與不如自己的人相比,以滿足自己比別人強的欲望。相比之下,三界中無有比佛更崇高偉大之人,以佛作比較,自己則渺小至極,無驕傲的資本。佛法認為,眾生是自己過去父母,是未來的佛,故不可以傲慢心對待。如果不以卑下心修持《大悲咒》,則縱然念破了嘴皮子,也不會相應。因為卑下心是與法界相應的根本條件。

《華嚴經·普賢行願品》中說:菩薩自念,我於過去無始劫中,由貪嗔癡發身口意,作諸惡業,無量無邊,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普賢菩薩尚且觀自身無始以來所造罪孽須懺悔無盡,直至眾生盡、虛空盡、我願乃盡。凡此種種教誨,無不是讓修行者將自己觀成差距很大,以卑下心,做罪人想。這樣才能不被我慢心魔擾亂。

有幾個當前流行的修行者的我慢心的表現形式:

一 是認為自己最偉大,開天闢地,天下無比,根基非同一般,開口閉口總是告訴別人自己是某佛、某菩薩、某大仙、某活佛轉世。我曾聽一人說自己是濟公轉世,可以 不必燒香拜佛,儼然是與釋迦佛平起平坐。試問濟公本人在世時是這樣嗎?濟公在世時對佛無限恭敬,是因其深知娑婆眾生無一福德智慧超過佛陀者。因度頑愚眾 生,才顯現狂顛。如只見他就仿效之,豈不是東施效顰!只會增上我慢心魔,造呵佛罵祖的罪過。另有幾位,各個說自己是釋迦牟尼佛轉世。學佛的人都知曉,佛已入涅槃,既已了生脫死,脫離輪回,還會到人間再示現一個凡夫嗎?況諸大菩薩化身來世救度眾生,都是以佛法教人入善道,修持而得解脫。非到必要時, 從不輕洩密因,告之自己的本來面目。而今練功者,僅憑幾分靈感,為滿足我慢心的虛榮,測問了一大堆自己偉大的前世。你希望自己是最高的嗎? 那麼心魔、外魔便會告訴你,你的前世是玉帝王母觀音,或是他們的女兒。這種希冀自己是聖人的妄想,由我慢心魔起,勾引外魔相應,致使邪魔附體,津津樂道自己為聖人,甚至引起瘋顛出偏。有一老太婆因練了當時最時髦的大自然中心功而出偏,心魔與外魔相應,而大顯神通。她在房頂上或公園裡,到處吹噓他是王母娘娘轉世,成了妄想狂。還有人說什麼:自己是玉皇大帝,觀世音菩薩是他的僕人。在前些時,一個地區竟會出現若干個練功者都自稱是玉帝的女兒,你是二女兒,我是五女兒。但這些人都沒有任何大福報、大根基、大修行的跡象。一時間,諸多仙女紛紛下凡,欺世盜名。我是哪位聖人轉世?的這個問題最好由修正法的大成就的上師來認定,即使自己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也沒什麼值得驕傲的資本,若是真的已經成佛了,自己也就不會再來人間修行、受苦了。

有人說自己已出了神通,有天眼,可以看出某些圖像,那麼,誰能鑒別這些圖像是真的,還是假想的?是佛顯現的,還是魔變的?佛法認為修持達到初地菩薩以上的境界,才能見到空性,才能真正見到多維空間的現象。否則,皆不究竟,所見之相多屬幻相。而且 《金剛經》中講: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西藏多少活佛上師為佛菩薩化身應世,生來就具有大神通,尚且須修加行,不斷的懺悔罪孽。我等初學之人,有什麼可狂妄的?即便出了一點神通,也離解脫大道相距甚遠。越是為名為利生大我慢心,就越是遠離解脫道,而入於魔道。

你越是喜歡當大神,上面就越會封你的前世、今生、後世為大菩薩大仙等等,以滿足刺激你的貪心,使你生起我慢心,以形成修行的障礙,使你走上邪路,這是十分 危險的事。你喜歡濟公,認為你與他很有緣,進而認定自己是濟公的徒弟。請問上面,回答會使你大吃一驚:你既是濟公,驚喜之餘,深信不疑,我慢心立至,立即以活佛自居,編功創法,成了祖師大德

二是覺得自己聰明絕頂,與眾不同。可以不用學佛就成,不拜上師學密法,而可自創密法,甚至說可直接從上面請佛傳功。將不倫不類的一些邪法大全拿來騙人,則屬膽大妄為。此行從根本上違反密宗的傳承法則,必受極大的果報。

試 問藏地諸大菩薩轉世,哪一位不是從小即從上師學經學法?黃教祖師宗喀巴大師為文殊菩薩化現,尚且到處參訪學法,閉關苦修才得成就,同時修《三十五佛懺悔 文》不輟,才感得三十五佛現身。後來,文殊菩薩又親自現身傳法(不到八地菩薩的境界,不能見到菩薩真身)。故佛教的傳承十分清淨,絕無任何未成就的人敢以 某某祖師自居,胡編亂造佛法的。密法重師承,上下幾十代不改樣,口耳相傳,代代可得到大加持。而今漢地人剛學了幾天法,就急不可待地創編,儼然以佛法創始 人自居。此種人絕非佛法密宗中傳人。需要指出的是,密宗認為只有諸佛菩薩祖師才是創始人,其餘皆是繼承人,沒有任何篡改編創佛法的資格,否則必遭天譴。

老 實說,修行者若能以卑下心踏踏實實的將佛法全面繼承下來就不錯了,真要修成就那就更不易了。藏人沒有一個敢於在還沒學到佛法的精髓和證悟大空性的時候就改 編、創新,這點與我們漢人的習氣絕然不同。他們認為沒有哪一個凡夫的智慧可以超過佛菩薩,諸佛所創的無上密法,非一般凡夫可以測度,更無需凡夫去創編個字。祖師們也都怕後世之人以我慢狂心隨意篡改佛法,閹割了佛法的精髓,故將所有的甚深密法的後面都注有此法已交給護法空行守護,如有人擅改一字,必遭護法嚴懲的字樣。如有人欲將佛法移植到自己創編的功法中去,就必要倒大黴了。

三是隨便學了幾部法就以上師活佛自 居,愚弄學人。不是比學問上還有多少不懂之處,修證上有多少還沒有親證?自己修行的差距還有多大?距解脫道還有多遠?守沒守好清淨戒?人格好不好?習氣重 不重?煩惱多不多?對上師三寶真正恭敬了沒有?知見是不是都正確?所作的一切是不是按上師的教導去做了?自己的貪嗔癡比學法前少了,還是多了?大悲心是不 是多了?是不是證到了宇宙的空性?我慢心小了沒有?菩提心產生了沒有?所得的是正加持還是邪加持?……,而是比我的上師是否比別人的有名?他教給我的法是不是比教給別人的大?自己所得的名利是否比修法前大多了?自己是否已得到別人的崇拜?自己是否已將比自己強的人踩下去了……

直至成佛之前,這些橫向比較的問題都存在,是共性的,任何修佛法的人都不應回避。問題是應該如何比,比什麼。而現在又有多少人對這些至關重要的問題加以研究呢? 甘孜的紅教三大寺之一的竹箐寺有規矩,一進去學法要十五年不准離寺,從基礎理論到修證實踐,藏文與大小五明都要全面學習。三大寺中另大寺嘎妥寺亦規定學僧要學滿五年才能離寺。漢地有些人僅去了幾天,學了 一兩 個法回來即敢自稱上師,甚至狂妄的不得了。還隨便為別人灌頂,接受別人的頂禮,這不是我慢心魔在起作用嗎?

凡此種種,都是我慢心的具體體現,是極有害的。對修行人來說,是極大的障道法。

我慢心是心魔的產物,由於眾生有始以來業力熏習的種子藏於第八識——阿賴耶識之中,能使自己以假我為中心,將自己的一切看得比別人強,我慢心重的人會利用一切可能的 機 會顯示自己比別人強,遇到別人超過自己時會產生強烈的嫉妒心,因生怕別人各方面超過自己,故常採用貶低別人、誹謗別人的卑劣手段,或作別人修法的魔障。按 佛的理論說,我慢心重的人,是由於以往的習氣,引得心魔在作怪,特別是修行人,只要想修行求解脫,心魔就立即會使內心出現各種以為中心的念頭。這就是魔障的開始。有些人尚且不知,以為非得產生煩惱使得坐臥不寧甚至出偏發瘋,才是有魔障。殊不知,每個人都有心魔。如果沒有心魔,我們早就成佛了。 有業就有魔,只不過心魔大小不同而已。通過修行,會使業力減少,直至消滅,心魔也就會越來越小,直至消除。心魔小的人,能夠接受佛的正知正見,我慢心也小,就不會感得外魔前來擾亂。說自己是什麼偉人,而滿足自己傲慢的習氣。退步說,即使自己真是根基大得不得了的人物,修行的成就也大得不得了,這也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任何人的根基法力與佛也是無法相比的,況且真正的大成就者都是十分謙遜的,沒有我慢心的言行表現。任何人有我慢,就表明他沒有成就。

古代有菩薩名常不輕,他見什麼人都要頂禮,說:你們未來都要成佛啊!我絕不敢輕視你們。觀一切眾生將來必定成佛,因而起恭敬心、卑下心,這就是菩薩的境界。是因他有能看到眾生成佛的大智慧。歷代成就的大德,沒有一位不是謙虛、謹慎、戒驕戒躁的。像霸王項羽之類的狂妄之徒是不會有成就的。

所 以,要學佛,就要首先承認自己不行,需要從現在做起。別人的優點比我多,別人的習氣比我少,諸佛菩薩大德祖師是我們的楷模,發誓以小學生的身份,恭恭敬敬 地學習,永不鬆懈。對眾生,觀為未來佛,決不輕慢。對自己,則觀久往劫來曾造無量惡業,惡業如有形,整個宇宙不能容納,乃大罪人。要發心修懺悔,不敢有絲 毫我慢之心。將無始以來一絲一毫的善根善行,即使是曾施與畜生一塊食物的小善德,也回向菩提,作解脫之正因。絕不可像世人說的那種: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蕩式的人。對別人的成就,我隨喜、讚歎,向其學習,絕不嫉妒。以此知見培養自己高尚的情操和人格。

對於現世生活困苦不順、違緣極多者,應多觀自己前世所造罪業無邊,善根福報不具。更應以卑下心猛勵精進,不敢有稍許驕傲、懈怠,將三界觀成苦海,發願此生要後來者居上,發大出離心,非有所成不可。

對 於有大福報之人,吃喝不愁,萬事順利者,也不必自命不凡。什麼福大、命大、造化大,都是一時的。須知,此福皆為有漏福報,使去一分就少一分,如口袋中的錢 一樣。如今生不積善德,肆意揮霍造孽,不但今生要受報,恐來世難有福報可享,甚至墮於惡道。所以更應珍惜福報,用來修行,將所修福報回向為成佛之資糧。昔 文殊菩薩降生之時,家中的米皆變成金,可見福報無邊無量。雖如此,文殊卻沒有生我慢心,而是兢兢業業地出家苦修證道。釋迦佛出家前貴為一國太子,尚不迷戀 富貴,以卑下心拜師修法,何況我們這些罪苦眾生。

對於修到一定高境界的人,如果自認為自己是天下第一得道高人的話,就有麻煩出現。此念一發,即生魔障,要什麼有什麼,想什麼得什麼。定中現幻境,儼然自己已然成佛,受到成千上萬的崇拜者的讚頌,果然天上人間第一。此境一現,即已著魔,今生修行是定難成功了。

對 於大善根者,對自己的要求就應更高。這些人由於久往劫來,因歷代苦修菩提善根,故一聞佛法,即能生信,而發願解脫。這樣的人應觀為何轉生人世?若是因前世 業力所致,更應苦修,將宿債還清,了去塵緣,還自己的本來面目。世間的修行之人都是因未修成就,或造業才來人間受苦的,故沒有什麼可值得驕傲的。若為擔負 轉法輪之偉業而來,就應以平等心對待眾生,嚴格要求自己,從理論上、修證上、智慧上、戒律上都要有很高的要求,更應以平等大悲心,將眾生視為未來之佛而教 化之,對有緣的己之弟子、師長,絕不應存有絲毫我慢之心。應不為名、不為利,忍辱負重,苦修證果,才不枉自己的大願、諸祖師的培養教誨。這樣借前世的善 根、願力與今生的使命、功德,在上師的加持下,就一定會有大成就的。倘若執迷不悟,沾沾自喜自己的根基大、佛緣大,將前世的大根基用來騙人撈錢,修邪法, 篡改佛法或教人崇拜迷信自己,未證言證,詭稱是,打著佛法的名義造惡業,就等於拿著黃金換糞土,必將毀滅自己,使累世修持的功德功虧一匱,化為烏有,甚至直墮地獄。

修行人一旦有了我慢心,則人神共憤,本尊護法不悅,諸佛上師不予加持。因為我慢心從根本上有違佛訓。而外魔則對此極為歡喜,借此機會對狂妄的行人作邪加持,必欲將狂徒收為魔王眷屬方為稱心。此時,修者還不知曉,自認為是在修佛,已得到了的加持,事事遂心如願,心滿意足,自己的確比別人偉大,豈不知已作了魔王之眷屬矣。
任何修佛者,都是佛陀之弟子,都應對佛陀上師十分恭敬,不得有絲毫傲慢的態度,即使將來成就超過上師亦應如此。對上師的任何不如自己的地方不得蔑視,以防誘生我慢心,助長弟子在師前發生放肆的行為,世間豈有弟子應在師前狂妄的!一旦對上師生我慢不敬,必造成極大罪過,而失去切加持。

一 個人的一生十分短暫,在法界中只有一瞬,自己在人世間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都會成為未來之因,我慢心必將成為修行者未來成就的巨大障礙。由此而引發的身、 口、意業所產生的不良影響,可能將是難以估量的。特別是由此引發的魔障可能將無法擺脫。以此瘋顛發狂者不在少數,古來即有之。

總之,我慢心是心魔的表現,修行人如果不認識到這一點,任我慢心猖獗,就等於忘記了修行的根本。如果不滅自己的我慢心,不管你對外魔如何兇狠的降伏,都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你將會永遠在心魔的控制之下,難以得到徹底的解脫。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