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聖士觀察自過失 劣者觀察他過失

    說過失的問題上,大乘經論都進行了極力遮止,薩迦班智達在格言中說:「聖士觀察自過失,劣者觀察他過失,孔雀觀察自身體,鴟鴞給人起惡兆。」世上有智者和 愚者兩種人,智者時時刻刻觀察自己「我今天說了什麼話,心裏想了什麼,身體做得怎麼樣」,而根本不看別人過失。就像是孔雀常常觀察自己的羽毛,一有汙點立 即剔除,使身體保持豔美無暇。而愚者的話,整天對別人指指點點,今天說這個是壞人,明天說那個是壞人,就好像鴟鴞一樣,經常發出「嗚呼、嗚呼(意即倒 楣)」的聲音,給人帶來不祥的惡兆。

    特別喜歡說人過失的話,那絕對是個壞人。廣化法師曾講過,他以前見過兩位法師,既能說,又會寫,才華很不錯,但終生都窮困潦倒,他對此百思不得其解。後來 通過不同的因緣,他突然恍然大悟,原來那兩位法師經常喜歡議論別人,不是說這個大德有老婆,就是說那個和尚有太太,除了他倆以外,整個臺灣沒有一個戒律清 淨的。而他們自己呢,聲稱小戒雖不能一一守持,但大戒從來沒有破過,在「大戒不破、小戒不算」的口號下,經常肆意誹謗別人。廣化法師說:「他們的窮困潦倒 僅僅是現世現報,來世的地獄還等著他們呢!」

    看見別人就開始說過失,是非常不好的現象。作為大乘修行人,應當像那天《佛子行》所講的一樣,儘量把別人觀為清淨,最好不要說入了大乘的佛子過失,不然將 失毀自己的大乘戒律。以前上師講過,即使有些管理人員不得不說,也應該在正知正念的攝持下,知道「我今天要說某某人的過失,不是我自己跟他有矛盾,或者以 自己心眼不清淨而說的。這個不說的話,對僧眾、對佛教可能會造成一些危害」,然後一邊懺悔,一邊在私下或公眾場合說出來,這種情況是允許的。除此之外,這 個看不慣、那個看不慣,這個是壞人、那個是仇人,這種做法是失壞大乘佛子的一種行為。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