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離卻自性妄執,永離生死之苦




  前一陣子有在blog上介紹此書:《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感恩有一位格友送印隆一本,今天終於把它看完了,所以來和大家分享一點心得。
  看過一些人討論過此書,除了 淨空老法師所強調的因果觀念外,也有許多人在探討書中所記載的內容是否真實?說真 的,以現代學術的研究方法來說,這樣的「附身」口述實是較難以讓學界採納,一般若無信仰者,也不太能接受這樣的說法。但是,若是以 淨空老法師所強調的 「因果」觀念來看,印隆覺得這才是理解與學習的重點。
  在《水陸儀軌會本》中的「奉請下堂」法儀中,除了在第六席有奉請鬼趣眾生外,還另有「別召橫死孤魂」。印隆個人覺得這一段寫的非常好,可以說是教導我們要勇猛精進發出離心!謹節錄如下:

-【◎ 別召橫死孤魂。前於第六席「鬼趣」中已總召之;今更分類再請,使知孤魂之情狀也。】-
為善最樂,當自重於微軀。得年甚高,庶必全於定命。
其有任心暴虐,資性頑愚。以由險道之數行,遂使禍機之竊發。
色身雖壞,世壽未終。地府莫收,天曹弗錄。斯為不得其死,畢竟將何所歸。
舉其徒則實蕃,歷以歲而且久。遊魂無託,常雜處於人寰。同氣相求,必攝屬於鬼趣。
欲回正念,宜悔前因。用今宵普濟之功,作爾輩轉生之計。
凡居橫夭。極有多端。將悉意於提持。請細論其情狀。

【◎一席】 君臣后妃: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君臣。后妃封君。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九重昏德。四海離心。遂使羣雄。競謀不軌。
既莫延於大歷。遽見奪於他人。國破兮家亡。身殂兮祀絕。
若夫位尊上相,千官儼鵷鷺之行。權重元戎,萬騎肅貔貅之陣。
百城宣化,一邑字民。豈唯委質於本朝,亦欲揚名於後世。
然以為臣不易。處己無良。事上罔忠,遂陳尸於兩觀。行師失律,竟梟首於三軍。
要功絕漠以無歸,將命穹廬而不返。為逐客而投身瘴地,從王事而遇寇畏途。
被刺於姦兇之人。遭讒於佞倖之口。飲鴆令其立斃。賜劍使之自裁。
至若正后元妃,才人采女。色衰兮愛弛,福過兮災生。至廢死於掖庭,或幽囚於永巷。
封君命婦,庶妾諸姬。爭妍取憐,恃恩妒寵。
穢起閨帷之內。變生衽席之間。忽驚桃李之容。竟委蒿萊之地。如斯情狀,深可悲傷。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或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二席】 士農工商: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士農工商。一切人倫。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皓首書生,窮經不遇。黃冠羽客,尚道無成。
治方脈以名家。習蓍龜而為業。當廛列肆,力田務農。眾技精麤,百工小大。
吏卒奉公之輩。倡優鬻色之徒。莫不酣酒腐腸。貪財喪命。
語言相觸而見毆,博弈交爭而致傷。行藥加害於人。持刀自刎其首。
受饑寒而感疾不起。染瘟疫而得症難明。霍亂兮迷神,癲癎兮失志。
怨家會遇而急取。獄鬼蒼黃而誤收。自經於溝瀆之中,被壓乎巖牆之下。
旅宿郵亭兮,魘驚氣絕。舟行海道兮,賊劫鬬亡。起居卒遇於蛇侵,飲食忽遭於蠱毒。
天雷之擊,所以昭其惡。野火之焚,豈曰無其因。修德者尚爾逢殃,作過者宜其見罰。
雖吾生之自取,亦宿對之相尋。容易此身,輕陵一死。如斯情狀,深可悲憐。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三席】 戰陣殺傷: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軍民。戰陣殺傷。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將者死官,兵為凶器。有國者常備而不用。在下者盜弄則加誅。
所以文武相維,是曰威德兼濟。至於貪求土地。好立事功。如白起之阬降,四十萬同擠坎穽。若李陵之轉戰,五千餘盡沒風塵。
嗟逝魄之何歸,諒怨情之莫告。迨今未已,此類尤多。
追惟歷朝。爭衡天下。或攻奪負固之區。或擄掠逃亡之侶。
毀除公宇。焚蕩民廬。郡邑多有空荒,生靈悉罹荼毒。
堡營破散。宗社覆亡。殺人盈城,流血為沼。東征沒溺,北戍流離。令逼威驅,形枯命殞。
山林避難,因惜財而首領相分。草莽嘯羣,因負氣而干戈相伐。
興工造艦,餓死客亡。納料助軍。追徵怖死。豺狼競嚙。烏鵲爭喧。春風蔓草之青,僅藏枯骨。夜月寒沙之白,獨照驚魂。
既寞寞以無歸。只喑喑而對哭。雖是業同之報,寧無濫及之冤。
至若大帥之統制邊方。眾校之各分部曲。且戰且守,以勇以謀。
在營違令而遽爾遭刑。出戍失期而終焉被戮。如斯黨類。深可悲傷。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四席】 遭罹刑獄: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遭罹刑獄。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執憲全臺。詳刑列郡。當宣仁化,用贊丕朝。
至於大開請託之門。特興羅織之獄。事可疑而不之察。情宜恕而弗之思。惟好惡之是行,於冤枉而何顧。
若乃為政不德。聽訟非人。故此簡書。委諸吏輩。
視賄賂之多寡,為生殺之重輕。既悉徇於心私,終莫逃於物論。
至於濫加苦勘。極詆深文。氣絕於鞭捶之間,命殞於狴牢之內。
禁錮終身兮,亡於營寨。徒流遠地兮,沒於道途。斷頭之苦何言。剮肉之慘尤甚。
有過得實者,宜其見罰。無罪就死者,豈不成怨。
非獨地府有辯對之時。當知人世多酬償之日。如斯情狀,深可悲傷。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五席】 呪詛願讐: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呪詛怨讐。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泛觀薄俗。最多惡人。不善攝心,故常縱口。
是以臨逢事變,歷涉世情。稍受屈冤,便興呪詛。
其或田山之貿易未正。資財之負欠不還。被盜失物,而妄有猜疑。交訴連詞,而濫相累及。
實犯過而好為文飾。因遭謗而莫能辯明。不孝父母則每致憾辭。弗育妻孥則遂招恨語。
莫不呼天籲地。惹鬼牽神。肆一日之怨言。結千生之仇對。
於是天曹地府,各有註記之官。泰嶽城隍,尤多司察之吏。
人既亡則互相執取。罪未判則次第干連。遂使自他,俱成夭折。如斯黨類,深可悲傷。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六席】 沒溺波濤: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沒溺波濤。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江河淮濟。溪澤陂湖。凡此大川,皆為至險。
必有乘舟之利,以免行路之難。故茲民旅之往來,及以官期之經歷。大風起而滔天洶湧。片帆傾而逐浪漂流。
至如海國行商,蠻邦轉貨。晝逢羣寇,亂飛矢石以交攻。夜入狂瀾,坐見舳艫之平沒。
或命未絕而舉棄於水。或鬼為附而自投於淵。俱成陷溺於波濤,是謂夭傷於軀命。
爾乃居連洲島,業擅漁鹽。逐臭營家,沿流撒網。船師弗謹,遽失柁於驚湍。伙伴難逃,盡沈身於巨浸。
死屍不宿,何由葬之以棺。逝魄無歸,誰為祭之以禮。如斯族類,深可悲傷。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七席】 江海劫盜: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江海之內。專行劫盜。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居江海之濱,為舟楫之事。行商失利,捕網無魚。本領全虧,貪婪愈盛。
相呼同伴,共結姦謀。遠涉重溟,去為劫盜。
駕巨船而逾十。聚凶黨以盈千。雖專在於奪財,實兼行於害物。
發矢石兮雨下。震金鼓兮雷鳴。刀在手兮,入市之屠。墨塗面兮,出林之獸。
交攻旅舶,殺掠靡有孑遺。卒遇官軍,拒戰略無少憚。
乃至縱橫洲島。焚蕩屋廬。既驅逐其牛羊,復竊取其子女。
此輩固安於積惡。彼天必為之禍淫。或碎身於正鬬之時,或束手於見擒之日。
夜囚官獄,一勘而欵已成。曉付市曹,半餉而身遽殞。雖乍分於首從。終同至於滅亡。
生為暴逆不法之人。死作強梁無知之鬼。如斯族類,深可悲傷 。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八席】 邪鬼妖精: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邪鬼妖精。侵害善人。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生非正人,死為妖物。以能略知世間諸事。是故得名鬼報五通。
依叢木以遨遊,據高樓而宴處。狎彼之婦以悅己,竊他之財以媚人。以欲自益於邪徒,故復濫傷於善類。
其有世傳香火,號曰神堂。曾不間於歲時,每妄興於災禍。
欺愚民而求飲食,大肆貪饕。奉淫祀以殺牛羊,祇增怨累。
二俱有過。萬不相饒。故此盲迷,皆從淪墜。
至若山魈水怪。犬魅狐精。弊帚破鐺,古盆折杵。化丈夫而通處女,結孕懷春。變美婦而惑少年,感情致病。
既深入於不正之氣。終夭亡於未盡之年。反與其徒,共為此業。如斯情狀,深可悲憐。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九席】 瘵勞傳染: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瘵勞傳染。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為學無良。用心不正。天魔得便,飛精密附於人身。癘鬼成形,捨報多參於蛔類。
有化為蝴蝶者。或狀若蜈蚣然。惟此禍根,長居肺系。
竟令危脆之體。終嬰瘵勞之疴。氣喘聲嘶,喀血不能止息。面萎骨劣,乏力難以支撐。
半坐半眠。乍寒乍熱。精神困憊。歲月淹延。藥之弗瘳,命則隨減。
既由斯疾而喪己,復以此業而害人。遠及千里,則曰飛屍。近徧一門,是為傳疰。
或衣衾之交染。或夫婦之纏連。於彼死處,則出諸蟲。當人臥時,而入眾竅。
始於得病之日。終于殞命之年。與鬼為儔,同怨共處。如斯族類,深可悲傷。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十席】 虎噬傷亡: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虎噬傷亡。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資性強梁,靡順常人之節。感形麤獷,遂居猛虎之羣。
是以出沒山林傷殘羊豕。以茲為食,尚爾成怨。
況於險隘之路途。害彼往來之民旅。其為可憾,至此何言。
嗟彼窮夫,不遑安處。出入力作,豈計萬全。負薪陟嶺,而忽焉在前。束擔就道,而卒然相遇。
既遭嚌齧。竟作傷亡。不省仇讐,反為佐助。
濫侵善類,更肆凶威。一經毒齒之饞涎,頓失平時之正見。如斯族類。深可悲憐。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十一席】 產亡乳絕: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產亡乳絕。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靖觀世道之無知。罔念人身之難得。競趣薄俗,咸失本慈。
念治家未裕,則每以為憂。故得子稍多,則棄而不舉。
既出離於胎獄,復淹沒於水盆。若女若男,方生方死。
處閨帷而行屠殺,因恩愛以結怨讐。惟茲滅絕於人倫,是即乖違於天理。
至若頭足倒產,母子俱亡。若此大怨,無非惡對。
或命夭於總角之際。或乳絕於襁負之中。於孩提未必有愆。由宿業故招此報。如斯情狀。深可悲憐。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十二席】 佃漁殺害
一心奉請。十方法界。佃漁殺害。一切生靈。橫死孤魂。并諸眷屬。
惟願不迷本性,承佛威光。是夕今時,來趨法會。
體天道之好生。去人心之喜殺。未論得福,且免遺殃。
何惡俗之無良。縱癡情而故犯。是以網魚蝦於大澤。逐麋鹿於深山。
烹羊取羔,屠牛作炙。炮鼈膾鯉,腊雞蒸豚。每痛割其脂膏,用飫資於口腹。
以由市井索者常眾。故令漁獵求之益多。當其體解刀砧。魂驚湯火。既遭極苦,遂結深怨。
至於為蜜掇蜂。因珠破蚌。挾彈墮林間之雀。彎弓落雲外之鵰。只知欺物命之微,終莫慮仇家之對。
爾乃踐路旁之遊蟻,飲水內之末蟲。此雖出於誤心,當亦招於來報。
若夫聚蠅之投身酒器。飛蛾之撲翅燈缸。固委命之在他。實設機之自我。若云尚道,亦足傷慈。
其有種類之各起侵陵。小大之遞相吞噉。一朝一夕,萬死萬生。
以彼此加害不休,故次第責報無已。如斯情狀,深可悲憐。
今則粤有信心。敬修齋事。盡行攝召。無使遐遺。宜舉眾以偕來。冀聞法而得度。
  另外,在焰口法會佛事中[1],所召請的孤魂,與內壇所召請的下堂中的部分各席及十二類橫死孤魂,名稱雖略有不同,但內容實質上是多有所重疊的,並特別與「別召橫死孤魂」之內容相所呼應。[2]皆是希望藉由施予幽冥眾生飲食、法食,令幽冥眾生得到真實利益,使之能脫離惡道之苦,轉生善道乃至佛國淨土,成就佛道。



[1] ˙祩宏。《瑜伽集要施食儀軌》。《卍續藏》冊104pp. 396-415
[2] 下堂十四席的基本有十席,每一席又分為十類;齋家為四席;然後是十二類孤魂。另有「別召橫死孤魂」,此雖已於第六席「鬼趣」中已總召之;今更分類再請使知孤魂之情狀。此也與焰口施食的內容,多有相呼應之處。


  舉出了以上例子,只是希望讓大家更能體會六道輪迴之苦,有什麼好執著的呢?有什麼好放不下的呢?若以此書的主角 --凱撒三王子來看,他懷著怨懟不平與愧疚之心,在鬼道中已受苦二千多年,飽受飢苦;除了是因為他自己的業力所感,更是因為他無法離卻自性妄執,執有 「我」,有「我所」!
  就是因為這個根本無明我執,讓我們在生死輪迴中沉沉浮浮,妄受生死苦報不已!與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熾盛八大苦糾纏不已,真是何苦來哉呢?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無來無去無代誌!南無阿彌陀佛!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