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為王負機喻

昔有一王,欲入無憂園中歡娛受樂。敕一臣言:汝捉一機,持至彼園,我用坐息。時彼使人羞不肯捉,而白王言:我不能捉,我愿擔之。時王便以三十六機置其背上,驅使擔之,至於園中。如是愚人,為世所笑。
凡夫之人亦復如是。若見女人一發在地,自言持戒,不肯捉之。後為煩惱所惑,三十六物一時都捉,不生慚愧,至死不舍。如彼愚人擔負於機。

從前,有一個國王,想到「無憂園」裡去,遊行娛樂;便命令一個臣子說
「你拿一張椅子,到『無憂園』去,好讓我休息時坐。」
這時,那個臣子,竟覺得:拿椅子,是羞恥的事,不肯拿椅子,便告訴國王說「我不能拿椅子,但我願意用擔的。」
這時,國王便拿了三十六張椅子,放到他的背上,驅使他擔負著椅子,到無憂園去。
像這樣愚笨的人,是被世人所譏笑的。
如果看到:女人有一根頭髮,掉在地上,自謂「持戒」嚴謹,所以:不肯拿掉頭髮,後來,卻為煩惱所迷惑,三十六物「髮、毛、爪齒、屎、尿」等等,種種不淨物,卻不以為恥,三十六種不淨物,一時,全都捉拿了,竟也不生慚愧,到死也不肯捨離。
這就像那個傻臣子一樣,不肯拿一張椅子,反而擔負了三十六張椅子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