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hoose Your Preferred Language

不爭人我

昭化道簡禪師追隨雲居道膺禪師學道很久,雖已得到老師的印可,仍繼續留在雲居山分擔寺務,因其戒臘最高,人稱堂中首座。

道膺和尚將圓寂時,侍者請示說:「老師,有誰可以繼嗣您的法脈?」
禪師回答:「堂中簡首座也。」侍者沒有聽懂,誤以為是從堂中揀選,就與眾僧商議,推舉其他人為堂主。
當時昭化禪師已經密承師命,並無謙讓推辭的意思,當仁不讓的就持具登上方丈法座,開堂說法。其他人等心生不滿,昭化禪師知道後,毅然下山離開。

當天晚上,山神號泣,聲貫如雷。大眾這時才知道犯了大錯,趕緊連夜趕路,追回昭化禪師,向他懺悔罪過,祈求禪師歸院領眾。此時山神又連聲歡呼:「和尚回來了!和尚回來了!」
有位學僧向昭化禪師問:「維摩居士就是金粟如來嗎?」
昭化禪師答:「是的!」

學僧疑惑地問:「既然維摩詰居士就是金粟如來,為什麼釋迦牟尼佛講經說法時,已是如來的維摩詰,還要來聽法呢?」
昭化禪師大喝說:「因為他不爭人我!」

「要得佛法興,除非僧贊僧」,成聖者也是「佛佛道同,光光無礙」。金粟如來到佛陀處聽法,無非是為了弘法、護法、興盛法場,並沒有你我、大小之分。一般人因為我執未破,所以才有你我、男女、好壞、高低的分別相。

學禪,要學心裏的富貴,對於世間上的功名富貴,榮辱毀譽,不要太認真,要「提得起,放得下」,才能有開闊的人生。尤其在大眾中,要樹立慈悲、道德、忍辱、犧牲的道風,在生活中不爭人我,才不失修道者的形象。

0 comments: